Menu
Woocommerce Menu

但是东芝主要债权银行正督促东芝推进这笔2万亿日元的出售交易,Display开始正式量产OLED电视面板

0 Comment

在首尔西部的汉江江畔,麻古产业园已经从早年的农田变为高科技含量的研究中心。LG集团的新科技园便坐落于此,新园区耗资资4万亿韩元,将集中LG集团旗下主力公司的核心研发团队,构建开放式创新系统。
4月20日,LG科技园正式对外开放。LG科技园也成为了韩国最大的研发中心,在园区“LG
Sciencepark”的标牌背后,LG
Display、LG电子、LG化学等子公司均拥有独栋研发大楼。 其中,LG
Display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电视面板厂商,在走访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LG
Display位于坡州工厂的研究人员将全部转移到新园区,LG
Display的研发大楼中,前三层为实验室,从四层开始便是各类研究室,聚焦于液晶和OLED显示技术的研发。
而由新园区往北,距离首尔市区一小时车程的坡州,则是LG
Display的面板基地,园区门口的大路则被称为LG大道。如今,LG
Display的P10工厂正在此动工,规划建设10.5代的大尺寸生产线。4月19日,LG
Display电视事业部营销与市场副总裁李尚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条大尺寸的生产线以后是用来生产LCD还是OLED,会根据市场的需求情况进行灵活的变动调整。”
除了韩国国内的园区,LG
Display去年还在广州签订了8.5代OLED生产线的合约,几经探讨获得韩国政府的首肯后,现在还在等待中国相关部门的审核。这是LG
Display扩大OLED产能的重要事项,在押注OLED后,LG
Display的目标是,到2020年,OLED在LGDisplay的整体销售额中占比达到40%。
抢占高端市场 从LG
Display的产品来看,电视面板占据了半壁江山。从财报数据看,2017年其电视机面板占42.2%、移动应用面板等占25.4%、桌面显示器面板占比15.8%、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分别为8.5%和8.1%。
在电视面板中,LG Display正在战略性地往OLED上加注。2013年,LG
Display开始正式量产OLED电视面板,至今已近6年。4月18日,LG
Display研究所所长尹洙荣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道:“如今OLED面板的良品率已经达到了黄金良率,即80%-90%之间。各方面生产经验的提高让OLED达到黄金良率的时间要比LCD短了很多,OLED用了3年时间达到黄金良率,LCD是六七年。”
在LG
Display的坡州工厂展示厅,记者看到标志性的屏幕自发声OLED电视、壁纸般粘贴于墙上的wallpaper系列OLED电视、8KOLED电视、圆柱体式的OLED卷曲屏幕,以及塑性OLED手机屏。而在LG
Display的推动下,近年来OLED电视销量增长迅速。
奥维云网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市场上OLED电视的销售量为12万台,与2016年相比增长了2倍,2018年增长率大概也会达到100%。李尚勳介绍道:“2018年,LGDisplay面对全球的销售目标是280万片,在2021年达到1000万片的供应目标,而整个电视市场的规模大约是2.2亿到2.3亿台。与其说代替LCD,我们更多地关注OLED在高端市场中所能带来的变化。事实上,客户给我们的需求已经远远超过了目前的产能。韩国的KB证券也曾经表示,目前OLED供应已经供不应求,需求缺口达到30%。”
可以看到,目前OLED电视在全球电视中的占比仍然很小,销量突破主要在高端市场。根据IHS的数据,2017年,在2500美金以上的高端电视市场,OLED电视全球占比达到51.3%,在2016年这一数字为35%。
在饱和的电视行业中,高端市场也成为一众厂商瞄准的新方向,QLED、OLED、MicroLED等均有各自阵营。截至2017年底,OLED的盟友就包括索尼、松下、飞利浦、创维、长虹、康佳等13家厂商。据李尚勳透露,今年还会有一家中国厂商和日本厂商加入OLED阵营。根据业界人士推测,新成员很可能就是海信和东芝两大品牌。
由于前期投入巨大,LGDisplay的OLED电视至今才开始慢慢盈利。李尚勳告诉记者:“LG
Display一直在对OLED电视进行持续投资,以实现赤字转换,以EBITDA为标准,去年的下半年已经达到了扭亏为盈的趋势。按照EBIT为基准,预计今年会实现扭亏为盈。”
战略转型
在坡州工厂的8.5代LCD生产线上,大型机械设备在无人车间内自动运行,黄色灯光下,机械臂、曝光机正有序地进行TFT阶段的工序。在4月18日的参观中,LGDisplay的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LCD的生产线上,80%的设备已经实现国产化。”
成熟的车间也记载了韩系企业在LCD产业中的鼎盛时刻,液晶面板中采用的TFT-LCD技术在很长时间由韩国称霸。LCD技术最早由美国企业发明,但是日本企业通过手表等产品才普及了液晶屏幕,并且夏普成为液晶电视之父。随后韩国企业在把握面板周期性波动规律后,大规模地进行投资,并迎来了电视、电脑、手机应用上的全面爆发。如今,中国的京东方、华星光电的公司正在崛起,尤其是京东方的液晶面板份额紧追LGDisplay。
“在1995-1996年液晶产业的第二次衰退期里,韩国企业进入了TFT-LCD工业。韩国企业在后来的年月里重复了它们在半导体存储器工业的成功,”在《光变》一书中,作者路风写道,“在第四次液晶衰退期,韩国双雄仍然进行了反周期投资,率先建成5代线以压制台湾竞争者。”
以LG为例,公司从1987年就开始研发液晶显示器,当时LG还是金星公司,之后金星公司发展为LG电子。LG在液晶面板上的亏损持续8年之久,才在资金和技术的密集投资中获得回报。
直至2011年,中、日、韩的液晶面板商们竞争越发激烈,行业又处于新的周期谷底。也正是这一时刻,LG和三星提出OLED的口号,进行战略转移。一方面,液晶技术已经成熟,中国的面板企业们奋起直追,大规模地提前布局新尺寸的产线;另一方面,韩国厂商也希望通过差异化策略,突破新市场。
在OLED市场上,由于技术路线不同,三星的特长在于LTPS、TFT控制的OLED技术,适用于小尺寸;LGDisplay则在氧化物半导体上做功课,进行大尺寸的研究。
尹洙荣向记者分析道:“我们在千万次的实验中发现了很多问题,最主要是看能不能处理掉斑纹和斑点,这也是提升OLED技术和实现量产的关键。另外,生产方式也存在挑战。很多厂家做小型OLED,但从小尺寸OLED到大尺寸的跨度是很难的。”
在OLED小尺寸市场上,眼下三星占据了90%以上的份额。对此,尹洙荣坦言:“我们在中小尺寸OLED方面起步较晚,原因是客户的结构,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实现追赶。我们与友商在移动设备上使用的技术几乎是相同的,关键是如何实现更稳定的生产和更高的良品率。”

TCS《2017年全球趋势年度报告》曾说过一句对企业至关重要的话:“未来将只有两种公司,有人工智能的和不赚钱的。”这句看似太过绝对的话,却有其一定的道理。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以及人们需求的多样化发展,人工智能在未来的应用上将更加全面,更能满足人们各种需求。
目前在市场上有许多家电企业都走上人工智能这条道路,推出不少人工智能家电产品,有扫地机器人、智能空调、AI音箱等,而在这些人工智能家电产品中,又以AI电视最受市场关注。因为传统电视市场日渐萎缩,AI电视的出现或将给市场注入一股新的活力。
其实在AI电视出现之前,互联网电视已经先一步在市场上发展起来,而以乐视为代表的互联网电视企业经过短暂发展后,AI电视的出现将市场的关注度吸引了过来。AI电视带来的巨大市场规模吸引了不少资本企业入局AI电视领域,有海信、康佳、创维等传统品牌向人工智能化方向转型,还有小米、暴风、微鲸等互联网企业进一步将电视升级为人工智能化。
陷入债务危机的微鲸将如何自处?
近来,专注于智能家居的微鲸科技接连被两家供应商爆出有拖欠款项的嫌疑。但很快微鲸方面就否认了这一说法,认为目前仍旧在还款时间内,所以并没有拖欠款项这一说法。而我们可以通过将这件事情抽丝剥茧来深入了解一下微鲸科技目前的发展情况。
今年1月16日,微鲸电视被评为“2017年度IT影响中国用户喜爱品牌奖”,其在去年推出的“微鲸未来之家”也受到不少消费者喜爱。就市场表面看来,微鲸电视的发展应该是前途无量才对,但是近期微鲸爆出的欠款风波则又给人一种市场发展千变万化的可能。
虽然微鲸科技有华人文化、阿里、腾讯等行业巨头进行投资,拥有20亿的首轮启用资金来对市场进行布局,还实施硬件+内容双线布局,意图通过低价销售硬件来为内容铺路,通过内容实现企业盈利。但是事与愿违,低价销售硬件除了给企业带来资金压力之外,在内容补贴上并没有多大用处,微鲸科技面临着严重的资金亏损问题。
虽说在2017年下半年的时候,微鲸科技就调整了战略,放弃烧钱模式,但此前实施的补贴计划也着实让微鲸亏损不少资金,且在对价格进行调整后,短时间内产品销售量将会受到影响。
不管如何,此次欠款事件的爆出可以让我们知道,人工智能电视在市场上的发展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光鲜亮丽,在光环后面,企业所付出的或许更多。诸多入局人工智能电视的企业中,目前在市场上开始盈利的只占极少数。
智能电视发展受阻,微鲸科技是“受害者”?
2016年开始,乐视资金链断裂,危机全面爆发,电视市场也受到重创。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2017年,受乐视影响,整个彩电市场的发展状态都不是很好,出现了企业融资数量缩减,甚至还发生撤资事件。奥维云网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彩电市场销售规模为4752万台,同比下降了6.6%。同时人工智能电视也受到波及,不少企业出现融资难、市场规模难扩大等问题。
此次彩电危机的爆发,与面板成本上涨、互联网品牌疲态尽显有莫大的关系,而乐视就是引爆这次危机的导火线,不仅限制了彩电市场规模的扩大,在一定程度上还限制了人工智能电视行业的快速发展。而致力于发展智能家电的微鲸科技在这场战役中,真的只是一个“受害者”?
首先,目前在市场上,传统电视基本已经被市场所淘汰,互联网电视还在挣扎中,而人工智能电视如今正受市场青睐。在往后的发展中,AI电视或将成为未来电视的最终形态,市场发展空间大,但这并非意味着只要进入市场企业就有肉吃,曾经的互联网电视巨头乐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乐视之所以“失手”主要还是因为毫无克制的实施补贴战略,最终将企业带入资金链断裂,企业亏损严重的恶性循环中。此前暴风CEO冯鑫曾说过,暴风每台电视的出售都意味着暴风又亏损300到400元。其实不止是乐视和暴风,在电视市场上不少企业都在打价格战。微鲸也不例外,若是处理不当将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更别提给企业带来利润,近期微鲸爆出的欠款风波就是最直观的表现。
其次,在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通过补贴战略或许能在短期内为企业吸引不少消费者,但一味的打价格战会让用户对AI电视的价值感产生断崖式下降,消费者会觉得这个AI产品本来就只值这种价格,产品将沦为低价消耗品,这就违背了AI电视高端消耗品的初衷。而在企业停止补贴、价格上调之后,能继续为该产品买单的消费者将大幅减少。微鲸在去年下半年时就开始调整市场战略,改变价格战打法,想要以此来实现企业转型,但长期的低价销售已经让消费者对微鲸有了固定的价格认知,转型后企业所面临的市场将更加严峻。
此外,电视是耐消耗产品,用户在购买一台电视之后,基本短时间内不会更换。而微鲸跟随大众所实施的价格补贴战略,说白了就是通过降低产品价格的方式来增加产品销售量,从而吸引更多消费者进行购买。但如此反复下去,消费者是可以花更少的钱买到想要的产品,但吸引了更多消费者的同时,也加大了企业资金负担,给企业带来更大的亏损。
最后,好的东西自然免不了多人来分食。人工智能电视自出现之后便备受用户喜爱,其所带来的市场规模巨大,在此情况下,市场涌入不少企业意图能在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分一杯羹。有长虹、创维、海信、TCL等传统品牌陆续向人工智能电视方向进军,小米、暴风等互联网品牌也加快在人工智能家电上的推进,在前后夹击的情况下,微鲸电视的发展可谓是如履薄冰,市场发展空间还随着入局者的增多在不断缩小。且微鲸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中优势并不突出。
总而言之,在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一个企业之所以在发展上受到阻碍,绝不仅仅是市场发展带来的因素所造成。对于微鲸而言,在面对AI电视市场的诸多竞争对手时,价格战的营销方式并不能缓解其困局。
发展受限的微鲸电视如何破除危机?
微鲸人工智能电视目前在市场上占有一定的地位,但如今微鲸受内部与外界存在的问题所影响,在AI电视市场上发展受限。微鲸要想在如今AI电视行业正兴起的时候打开一条通天道路,就要对市场有相应的布局。
首先,性价比不再是消费者选择产品的唯一标准,人们更加注重品牌价值以及产品带来的体验感。在人工智能电视市场竞争上,各个品牌之间通过不断降低价格意图最先在市场上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严格说来,在初期,各个品牌的人工智能电视在本质上并无太大区别,企业通过价格来抓住第一批用户。因此,随着升级消费以及人们对高品质的注重,微鲸AI电视带来的高质量体验有助于其获取更多的消费者,从而扩大市场规模。
其次,在各家产品差异并不明显的情况下,升级场景化服务功能可以更好地搭建起用户与产品之间的桥梁。如今在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虽说有不少的品牌,但各个品牌间差异性并不是很大,基本就是全面屏外观设计和语音交互性能的加强等。而微鲸电视要想拉大与其他AI电视品牌之间的差距,在用户对AI电视视觉显示和人机交互的需求得到升级的情况下,升级AI电视在场景中的应用,更能符合如今人们对多样化体验的需求,这样不仅能给用户带来颠覆式的体验,还能加强人与AI电视之间的联系。
最后,随着AI电视的普及以及消费的不断升级,高端化品牌将成为人们追求的目标。如今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的产品“千机一律”,为了吸引更多的消费者,企业更是纷纷打起了价格战,拉低品牌价值。但在消费升级下,相比较价格来说,用户更加注重品牌和品质。微鲸要想获得长期发展,就要先提升品牌价值,打造高端化品牌和高质量产品。
微鲸AI电视要想获得更多的市场,就得找准消费者需求。对于消费者来说,人工智能电视是一件需要长期使用的产品,这就使得人们除了对产品的质量有高要求之外,产品的时尚度、多样化使用也逐渐成为消费者选择电视品牌的因素。
总之,如今AI电视的发展已经由一开始的初级阶段逐渐进入成熟阶段,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的竞争也由原来的价格战到如今的体验战。微鲸电视要想在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拥有话语权,最重要的还是要打破目前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存在的同质化、产品体验差异化小等局限,只有这样,微鲸电视才能在如今人工智能产品泛滥的市场上继续存活并节节高升。

据《金融时报》报道,银行业人士消息称,尽管有维权股东认为东芝芯片业务实际价值是出售价的两倍以上,但是东芝主要债权银行正督促东芝推进这笔2万亿日元的出售交易。
东芝主要债权银行的施压,正值这笔交易已经连续第二周未能获得中国监管部门的批准。东芝此前同意将芯片业务出售给美国私募股权公司贝恩资本牵头的财团。
根据出售协议条款,如果交易未能在今年3月31日之前获得全球监管部门的批准,东芝可以自由选择重新对交易进行谈判,或者直接取消交易。一些东芝主要债权银行的高管和顾问表示,他们已经向东芝释放出了明确信号:不希望东芝与贝恩资本财团的交易破裂。
知情人士称,东芝无意对芯片出售交易进行重新谈判,只会无限期地推迟这笔交易的完成时间。这一立场在上周得到了东芝新任CEO车谷畅昭(NobuakiKurumatani)的证实。他当时对记者表示,东芝会坚守这一立场,等待监管部门的批准,“除非发生重大变化”。
不过,背地里,东芝通过在3月底为大股东组织一场国际旅行打探他们在这一问题上的看法。自今年初以来,香港基金管理公司ArgyleStreetManagement已经开始牵头说服东芝公司,让其抓住中国监管部门尚未批准交易的机会,要么要求贝恩资本财团支付更多收购费,要么取消交易,让芯片业务上市。Argyle持有的东芝股份不到1%。
Argyle认为,东芝芯片业务并未获得最佳报价。Argyle在上周五称,该公司聘请了第三方分析师为东芝芯片业务估值,认为东芝芯片业务的估值在3.3万亿日元至4.4万亿日元(约合300亿美元至400亿美元)。
东芝在去年9月签署出售芯片业务协议,被其主要债权银行——三井住友信托银行、瑞穗银行、三井住友银行——认为是解决财务困境的最有效方案。2016年年底,东芝因为美国核电业务大规模减记而资不抵债,面临从东京证交所退市的危险。
不过,Argyle和其他反对者认为,在去年11月中旬发行股票融资6000亿日元后,东芝的财务状况已经稳定。这笔融资交易的达成,距离东芝举行特别股东大会批准芯片出售交易仅仅过去了17天。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