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未来乐视就只有乐视网和乐视汽车,海信电器净利润同比下降46%至9.4亿元人民币

0 Comment

孙宏斌“裸辞”乐视网(300104.SZ)董事长,让乐视网再次成为A股“风暴眼”。乐视网《关于公司董事长辞职的公告》近日披露:孙宏斌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退出乐视网董事会,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孙宏斌自2017年7月21日起入主乐视网,到2018年3月14日挂印而去,当了237天乐视网董事长。
10天之后的3月25日,《对话孙宏斌:详解乐视困局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之谜》在朋友圈“刷屏”,孙宏斌在《对话》中声称,乐视网只剩破产重整、卖资产还债、退市三条路,引发市场极大关注。又过了4天,融创中国3月29日在香港召开2017年业绩发布会,孙宏斌又宣称,“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165亿元都计提坏账了。”
孙宏斌言论发酵之下,深交所于3月30日发出“问询函”,要求解释《对话》提及的乐视网2017年资产减值损失计提不足、变卖核心资产不够还债等言论。乐视网4月3日回复:“综合考虑各项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计划,根据截至目前的数据,公司截至2017年12月31日未触发净资产为负的情形。若2018年公司持续出现大额亏损,则存在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乐视网4月4日公告显示,刘淑青已成为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刘淑青为孙宏斌嫡系、融创旧部。孙宏斌为何给自己人“挖坑”?市场人士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分析,孙宏斌很可能是以退为进,谋求进一步控制、重组乐视网。记者未能获得孙宏斌及乐视网官方回应。
入主乐视网、信心渐退潮
在《对话》中,孙宏斌已然承认,乐视这笔投资对于融创来说,“肯定是失败了”,但“我从来不后悔”。
原因在于,“投资逻辑是对的:消费升级、美好生活、大文娱、大文旅、医养还是投资重点”,只是“对乐视网的财务和团队的判断有失误”。
孙宏斌认为:“乐视的团队能人辈出,挖来很多牛人,但是没有形成合力。我们融创是一个很坚硬的核心,很多人都是跟着我很多年。而乐视团队的战斗力没有我们这样一支团队强。”
对照孙宏斌如今的结论与当初的判断,实际上还是非常有趣的。乐视网2017年1月13日公告宣布获得融创等机构的168亿元战略投资。两天以后,孙宏斌和贾跃亭共同出席“同袍偕行,乐创未来”发布会,均表示这是一次“一见钟情”的跨界合作。当时,贾跃亭介绍,乐视因为资金紧张,计划出售世茂工三项目,通过葛洲坝房地产董事长何金钢结识了孙宏斌。孙宏斌自曝,他率队对乐视尽职调查36天,得出结论是“乐视的团队也行,战略也行,就是缺钱,这就好办了,缺别的那就完蛋了。”
如今,孙宏斌谈及“165亿元都计提坏账了”,颇有“樯橹灰飞烟灭”的洒脱感。但当初孙宏斌还是颇多期待的。业内推测,孙宏斌很早就介入乐视网的日常事务。比如在2017年5月的一次发布会上,孙宏斌披露,乐视致新原总裁梁军已进入乐视网上市公司,全面履行乐视网CEO职责。孙宏斌还放言:“未来乐视就只有乐视网和乐视汽车,乐视汽车贾跃亭要怎么玩就怎么玩,上市公司还有我。”孙宏斌爆料之后,乐视网于2017年5月21日下午才发布了梁军成为乐视网总经理、贾跃亭辞去总经理职务的公告。
辞去乐视网总经理以后,根据乐视网公告,贾跃亭又于2017年7月6日辞去了在乐视网的所有职务。直到2017年7月21日,乐视网再次发布公告,孙宏斌当选为该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孙宏斌器重的梁军和乐视影业CEO张昭也进入董事会。
尽管当时孙宏斌表示自己“不想干乐视网董事长,因为融创的买卖比乐视网大多了”,但他也表示,对乐视网董事长,“要么我干,要么我找一个合作伙伴。要是我干,这就是融创转型的一部分。要么找个合作伙伴,我们甘心做个二股东。”由此可见,经过最初半年合作,孙宏斌对乐视网还是满怀期待的,将乐视网视为融创转型的一部分。但就在外界猜测孙宏斌将大刀阔斧在乐视网推进“去乐视化”的时候,孙宏斌的信心似乎开始“退潮”了。
比如,孙宏斌在2017年9月、也就是贾跃亭辞职2个月以后还表示,“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有遗憾了。但是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
但2018年1月23日乐视网线上投资者说明会上,孙宏斌的态度变成了,“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到了2018年2月23日,乐视网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孙宏斌干脆缺席了。
核心资产已被控制
孙宏斌的思路实际上很明确,乐视应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上市公司,一部分是乐视汽车。汽车贾跃亭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上市公司由他掌舵,乐视其他业务“该卖的卖掉,该合作的合作”。不过,从2017年7月21日成为乐视网董事长开始,尽管孙宏斌在乐视网人事、日常运营及管理等方面做了诸多布局,但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比如2017年8月任命张昭担任乐视网及上市体系首席内容官,张昭还兼任乐视影业董事长、CEO,向乐视网CEO梁军汇报工作。孙宏斌对张昭颇为看重,乐视影业一次发布会上,孙宏斌曾拍着张昭的肩膀说,“你不用考虑钱,不用担心钱,你只要方向对,你有的是钱。”
刘淑青也是从2017年8月开始担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全面统筹乐视网及上市公司体系人力资源、法务、财务、行政管理工作、并向CEO梁军汇报工作的。
管理层“大换血”之后,乐视网还于2017年8月17~18日召开总监级别以上的核心管理层会议,孙宏斌在会议上听取120余人汇报工作,还强调新乐视的新文化是团结。
为进一步与贾跃亭及乐视划清界限,乐视网还于2017年9月27日发布公告称,拟更名为新乐视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还拟将证券简称变更为新乐视,但证券代码保持不变。
尽管表面上来看,贾跃亭确实专注于汽车了,孙宏斌也确实入主乐视网,并主导了一些事情,还试图进一步“去乐视化”,但凝聚新乐视管理团队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在担任乐视网CEO3个月之后,梁军于2017年10月递交了辞呈。相关媒体事后披露,孙宏斌认为梁军“太自大”,梁军方面则称“早已和孙宏斌破裂”。梁军离职以后,新乐视并没有再任命CEO,而是在2017年10月成立了新乐视管理委员会,张昭担任主席,刘淑青担任副主席。
在“该卖的卖掉,该合作的合作”的乐视其他业务上,孙宏斌也只能抱怨贾跃亭“就是当断不断啊,去年他还在说,乐视七子一个都不能少”。
尽管乐视网的改造并不顺利、165亿元都计提坏账了,但据此就认为孙宏斌投资乐视赔本了也未必准确。实际上,正如融创中国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汪孟德在2017年融创中国业绩说明会上所解释的,融创中国在财务计提上的“一次到位”,主要还是考虑“让乐视资产对未来2~3年融创中国报表的影响几乎没有”。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汪孟德曾经在2017年1月15日“同袍偕行,乐创未来”发布会上指出,“去年我们销售额过1500亿元,到年底超过600亿元的现金在账上。其实作为这笔投资,也就是我们买一两个项目的钱,在财务上都不是压力。”实际上,由于乐视土地资源储备丰厚,融创投资乐视,在房地产主业上已经有所收获。
融创中国在2017年1月战略投资乐视以后,工商资料显示,乐视投资2017年3月13日将重庆乐视界50%股权转让给重庆融创。到了2017年12月14日,重庆融创更获得了重庆乐视界100%的股权,从而将重庆乐视界的重要资产——重庆两江新区382亩土地资源纳入麾下。
另有资料显示,上海融创在2017年3月10日上午协议受让了乐视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上海隆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0%股权,从而获得上海虹桥商务区隆视广场北楼地上地下3万平方米的物业所有权。
另外,融创中国在2017年1月通过战略投资获得乐视网8.61%股权、乐视影业15%股权、乐视致新33.5%股权。但据4月1日公告,乐视网截至目前持有的新乐视智家40.31%股权已被全部质押,其中34.94%股权被质押给孙宏斌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也就是说,如果乐视网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孙宏斌将持有新乐视智家近70%的股份。
对于乐视影业(2017年9月更名为新乐视文娱,2018年3月27日再次更名为乐创文娱),2017年1月获得15%股权以后,孙宏斌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此后又进行了多次增资,累计投入超过20亿元,共计获得40.75%的股权,已成为最大股东。并且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影业股权,绝大部分也已经质押给融创中国,如果乐视网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孙宏斌最终也将实际控制乐视影业。

彩电市场趋于饱和,海信电器要转型显示企业,TCL多媒体将扩军电子业务,都不再单纯做电视。
TCL多媒体、海信电器(600060.SH)两大彩电巨头3月29日齐齐发布2017年业绩。TCL多媒体的母公司拥有者应占溢利增长三倍至8.1亿港元;海信电器净利润同比下降46%至9.4亿元人民币。在去年市场低迷、面板涨价的情况下,都属来之不易。
业绩:高端化国际化抵御“寒流”
2017年,全球电视市场需求不振,市场调研机构IHS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电视的出货量同比下降了3.4%。根据中怡康时代市场研究有限公司的数据,2017年国内电视零售量同比下降了8.1%。此外,电视面板的价格持续上涨,至去年7月才开始回落。
海信电器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330.09亿元,同比增加3.69%。但受电视市场低迷以及面板价格大幅上涨的影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42亿元,同比下降46%。
通过技术创新优化产品结构,借国际化并购扩大海外市场,是海信的“御寒”方法。海信去年11月已将旗下激光电视全部升级至4K显示。中怡康的数据显示,2017年海信激光电视占国内80英寸以上电视市场销售额的份额达到43.1%。
2017年11月,海信与东芝株式会社达成收购东芝映像解决方案公司95%股权的转让协议。通过此次跨国并购,海信将获得东芝电视的技术、产品、品牌、运营服务等一揽子业务,并享有东芝电视全球40年的品牌授权。2018年2月,股权转让交割工作正式完成。
从地区收入结构看,2017年海信电器的国内营业收入182.3亿元,同比下降3.63%;国外营业收入123.8亿元,同比上升27.57%。
TCL多媒体2017年营业额首次突破400亿港元,同比上升22.4%至408.2亿港元;母公司拥有者应占溢利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长345.7%至8.1亿港元,也是五年以来最高,当然其中包括了TCL多媒体控股子公司雷鸟引入腾讯参股、完成增资后一次性收益2.2亿港元。
产品高端化、市场国际化,也是TCL抵御“寒流”的策略。智能、量子点、曲面、4K及大屏电视等高端产品的占比继续提升,TCL去年在国内销售4K电视311万台,在其国内液晶电视机销量中的占比从2016年的36.3%,上升至2017年的42.7%。
去年,TCL在北美市场的液晶电视销量同大增长131.5%,全年销量排名由前年的第六位上升至第四位。在海外新兴市场的液晶电视销量也同比增长21.5%。2017年11月,TCL与阿根廷最大的电子消费产品及家用电器生产商及分销商之一的RV公司订立协议,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希望扩大TCL在阿根廷的市场份额。
据IHS的数据,2017年TCL全球液晶电视出货量的占有率为10.9%,名列第三,仅次于三星、LG;中怡康的数据显示,2017年TCL在中国液晶电视市场占有率为11.9%,排名第三,仅次于海信、创维。
转型:跳出单纯做电视的“框框”
2018年,电视市场预计将出现恢复性增长。中怡康预测,2018年,国内激光电视销量将同比增长117%,65英寸及大屏电视占比将达到8.3%,4K电视占比将达到65.5%,人工智能电视销量将同比增长353%。
即便这样,彩电市场的总销量将趋于饱和。中怡康消费电子事业部总经理彭显东曾向记者分析说,房地产市场疲软,90后逐渐成为消费主力,手机、平板电脑等分流了人们看电视的时间,综合因素导致中国电视市场未来几年将相对稳定,规模不会有大的增长。
因此,电视巨头们都在谋求转型,跳出单纯做电视的“框框”。加上今年是体育大年,将举行世界杯、亚运会。跳出单纯做电视的框框,不是放弃,而是固本强基。
海信电器在2017年年报中首次提出,要实现由“电视企业”向“显示企业”的转变,将推进产业链延伸和产业拓展。
具体而言,海信一方面发展人工智能技术,扩大大屏电视的运营收入。海信互联网电视全球用户已突破3078万,国内日活跃用户超过1100万,提供大屏教育、大屏游戏等增值服务。
TCL多媒体也跳出了“电视”的框框。2018年1月完成供股,集资净额约20亿港元,将更名为TCL电子控股有限公司。在巩固、提升电视机业务的同时,积极开展多元化业务,通过投资、并购及重组等方式,陆续开拓智能AV、智能家居等业务,打开新的业务增长空间。
事实上,TCL多媒体已联合TCL集团,成立了战略投资基金,寻找适当的投资标的,在产业链相关领域寻找并购机会,形成产业生态。
而TCL集团董事长、CEO李东生在3月29日的中国超高清视频产业发展大会上表示,TCL将优化4K内容体验,提升4K产品占比,打造智能终端入口。显然,这个“智能终端入口”将以4K电视为主,但将不只限于电视机。
不止TCL、海信,深康佳(000016.SZ)去年也积极向投资管控平台转型,强调自己不再是单纯的彩电企业,其营业收入将首次突破300亿元。连乐视网(300104.SZ)旗下的电视业务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也更名为“新乐视智家”,虽然估值从120亿元缩小到90亿元,但希望通过引入新的资本,重振智能电视业务,并向智能家居方向拓展。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前几年智能手机市场的疯狂扩张,让不少中小品牌也尝到了甜头,而如今,智能手机步入了寒冬,整个行业的“水逆”,首先打击的就是一些脆弱的小品牌,比如金立和乐视。而即将到来的5G时代,将给手机市场带来更剧烈的变革。
近日,金立手机深陷债务危机,裁员自救的消息震惊了整个IT圈。4月8日,金立副总裁俞雷在个人社交平台上称,“金立一直在生产自救,积极面对问题”。
而乐视网则在4月3日晚间回应深交所的问询函中表示,2017年下半年开始,由于乐视手机类业务经营状况恶化,乐视手机已处于停产阶段,手机类研发项目预计不会再为公司带来任何经济利益。
——金立和乐视手机的危机,固然有自身经营的问题,但也离不开外部环境的助推。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智能手机真正步入了寒冬,而整个行业的“水逆”,首先打击的就是金立和乐视手机这些最为脆弱的品牌。
一季度出货量同比下降27%
日前,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了《2018年3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报告显示,就手机市场总体情况而言,国内总体出货量延续下降趋势。在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为8187万部,同比下降27.0%。
具体来看:
国内总体出货量延续下降趋势。2018年3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3018.5万部,同比下降27.9%,2018年1-3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8737.0万部,同比下降26.1%。
国内市场上市新机型数量下降幅度减小。2018年3月,上市新机型80款,同比下降37.5%,2018年1-3月,上市新机型206款,同比下降8.4%。
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占比近九成。2018年3月,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2699.5万部,同比下降29.0%,占同期国内手机出货量的89.4%;上市新机型78款,同比下降36.6%,占同期国内手机上市新机型数量的97.5%。2018年1-3月,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7586.4万部,同比下降27.8%,占同期国内手机出货量的86.8%;上市新机型190款,同比下降10.8%,占同期国内手机上市新机型数量的92.2%。
实际上,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的发展情况延续了2017年的寒冬态势。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此前公布的数据,2017年12月,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为4036.1万部,同比下降33.2%;2017年1-12月,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为4.61亿部,同比下降11.6%。
除了文章开头提到的金立和乐视手机,据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不完全统计,在过去一年时间里:
据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报道,与往年“周周有新机、月月有旗舰”的高频率不同,2017年魅族的新机发布少了,旗舰机也只有两款,还在开售后不久就大幅降价;此外,魅族还在经历门店减少等问题,去年12月魅族官网披露的门店数量为1760家,而此前魅族线下体验的全国门店数量为2300多家。
在国际调查机构GFK公布的数据(sell-out出货量统计)中,联想智能手机2017年在国内市场的销量仅为179万部,市场份额已经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而调研公司CounterpointResearch发布的2017年全球智能手机销量排名显示,联想旗下智能手机销量在2017年同比下跌了2%,全球排名第8,市场份额仅为2%左右。
为什么会出现手机出货量下降的现象呢?
一是手机换机时间更长了。Gartner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消费者持有设备的平均时间长达2.59年或945天,然后才对设备进行更新换代。而这一数据在2016年为2.38年或867天。美国市场如此,中国市场亦然。据腾讯科技,24岁的奥利维亚表示:
“我对换机没什么兴趣,我的手机只是打电话发短信和拍照,现在即使见到还在用iPhone4的人我也丝毫不会感到惊讶。”
二是目前国内的智能手机行业,同质化问题严重,没有新的技术拉动消费需求,市面上的手机看起来都大同小异,要想站稳市场,必须提升创新能力。今年2月,华为消费产品业务CEO余承东曾表示:
“如果你的市场份额低于10%,你就不能盈利。至少有超过10%的市场份额才有可能收支平衡,市场规模超过15%的人才可以赚到钱。”
如果这一论断成真,那么手机市场占有率在5名开外的厂商,基本都在赔本赚吆喝。
手机经销商也在降价血拼
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的下降,也让手机线下渠道的经销商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据《财经》新媒体:
在河北保定等地,为了增加销量避免被淘汰,华为、小米、vivo等手机品牌小经销商冒着被高额罚款,甚至丧失代理资格的风险违规私降价出售,不同品牌甚至同品牌不同店铺间的恶意竞争频频上演。而大型连锁经销商也未能从销量下滑的旋涡中幸免,成本高企、销量下降压缩了大型经销商的利润空间。
当地一家小门店的工作人员表示,最近一段时间内,OPPO和vivo都加强了对各渠道的价格管控力度,严防串货、私自降价售机,无形中增加了线下渠道经营难度。
据透露,一款官方售价为2999元的手机,降价后以2700元的价格出售,一旦被官方发现,经销商不但要以2999元的价格回收手机,还会被罚款5000元。“以前可以便宜,现在查得比较严,除了卖给熟人外,一般门店都不敢降价了,线下只能多送你点礼品。”
在某地最大的一家手机、数码、智能设备连锁零售门店内,工作人员表示,购买OPPO、vivo甚至小米等手机时,优惠幅度可以达到150元。平本出货,售价与进价持平,只为走量。
在华为的授权门店内,工作人员主动提出mate10可以降价出售。“mate10官方售价3899元和4499元两款产品,如果当天拿机可以便宜200元。”
对此,有手机经销商表示,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小米的销售毛利都非常低,这也是三、四线城市经销商出售小米产品较少的原因之一。在如此低的毛利下,卖场仍在降价出售,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线下市场竞争的惨烈现状。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