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这已经不是魅族第一次大规模裁员了,博通收购高通案的正面对决

0 Comment

3月29日,PingWest品玩(微信号:wepingwest)从接近魅族的消息人士处获悉,魅族将会迎来新一轮规模超1000人的大裁员,官方最快将于下周宣布裁员消息。
除了高级副总裁黄质潘领导的CS供应链中心外,其他事业部均在此次裁员范围之内,其中现如今李楠负责的魅蓝事业部自然也将受到波及。
这已经不是魅族第一次大规模裁员了。它首次因裁员引发外界关注是在2016年,当时5%的裁员比例还属正常的人员结构调整,魅族同期甚至高调喊出了“裁员将常态化”的口号。
2017年,魅族的第二次裁员就已达到千人规模,彼时官方对外的解释同样是优化人员结构,但比例提高到了10%,裁员人数同样超过1000人,“为上市节约成本。”魅族员工最多时,一度超过4300人。
一年过去,上市名单中还没有出现魅族的身影,新一轮的裁员却如期启动。我们得到的消息显示,魅族现有员工3800名左右,此次裁员计划逾1000人,意味着超过1/4的员工将会被裁掉。
目前在魅族内部已经诸多裁员迹象显露。此前为节约人力成本,魅族取消了市场部等类似部门的加班打卡制度,如今又开始严格考核考勤,要求以组为单位拍集体照给部门领导作为考勤记录。内部有传闻,迟到的话,被裁员可能拿不到补偿。
作为国产手机厂商中最早涉足智能手机业务的品牌,魅族从品牌还是产品端有诸多特立独行的举动。而它近年来一直想努力摆脱掉小而美的标签。但走了不少弯路,魅族魅蓝双品牌战略摇摆不定,内部架构调整频繁。
在这一过程中,黄章时不时高调复出却又无实际作用,在众多全面屏手机面前,他倾心打造、为今年魅族15周年而设计的魅族15手机都毫无竞争力,工信部的认证照片一经曝光,社交媒体上一片唏嘘。
此次裁员更多是魅族为此前一连串重大失误买单。2017年,全行业都在追全面屏之际,它逆势豪赌前后双屏旗舰PRO7,以惨败收尾,库存一度高达数十万台。
而去年黄章粗暴地将魅族魅蓝拆分,引入前华为终端CMO、原TCL手机中国区总裁杨柘取代李楠,后者被调任魅蓝事业部总裁,又导致了人员拉帮结派内耗严重。
更严重的是,年度旗舰产品糟糕的市场表现直接拖累了魅族的销售渠道,它不得不关闭2000家专卖店中的500余家。
风波之后聚焦到产品,反倒是魅蓝撑起了魅族的门面,无论是近期的魅蓝E3,还是魅蓝S6以及更早的魅蓝Note6,都有可圈可点之处。
然而,魅族上下正在黄章和杨柘的主导下,开始了新一轮办公室整修,把篆书印章风格、“惟精惟一”之类的佛系slogan挂在了总部大楼墙体和公司前台大厅。

新萄京官网8522,美国时间2018年3月6日的高通股东会,是被称为史上最大科技新萄京娱乐手机版,并购案博通收购高通案的正面对决。但就在距离高通股东会举行前一天,在美国时间3月5日清晨爆出高通主动接受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调查,因而,CFIUS下令要求高通延后股东会1个月静待调查,引发市场哗然。
博通也表示对高通在股东会前一刻接受CFIUS感到惊讶,高通随即回应反驳,认为博通不应该感到惊讶,因为博通早已在此前数周就已递交了两份书面资料给CFIUS进行相关的调查。
这一桩并购案备受关注不仅仅是因为规模之大,更因为这桩并购案从2017年11月走到现在,一路上双方攻防上演的剧情,几乎可以比美被称为史上最经典企业并购争夺战“门口的野蛮人”(Barbarianatthegate),不论是黄金降落伞(GoldenParachute)、或者是毒药丸(PoisonPill)策略,都可以在高通与博通并购攻防中看到。
但先前几回攻防下来,高通与博通互有往来,但却也都没有真正改变态势,此一购并案情势其实已然陷入僵局,只剩唯一的一条路,就是在高通股东会上正面对决。本来在3月6号举行的高通股东大会上,博通计划是要提名6位董事会成员,如可以是博通在11席次的高通董事会中占据多数席位,进而取得通过收购案的主导权。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在3月初,高通发布消息表示,身为其前30大股东之一的ParnassusEndeavorFund,已决定将票投给高通提名的董事候选人,转为支持高通既有公司派。但若推算时间,在高通宣布此一消息的同时,高通其实也已开始同时启动向美国CFIUS表达愿意接受调查的意愿。
过去几年,外界对于CFIUS最多的印象,都是在中国公司收购美国公司的戏码中的黑脸角色,从华为到紫光等多家中国企业收购美国公司的合并案,都是在CFIUS介入之后告吹。而这一次,CFIUS的箭头指向的是,主要公司资产、人员、运作都在美国的一家新加坡注册公司博通。
其实,博通在2017年11月正式向高通提出收购提议前,在一次博通CEOHockTan与特朗普会面的场合,HockTan就已当场表示,将会把博通总部由目前的新加坡搬至美国,以响应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
只不过,博通总部迁回至美国的时点将会是在2018年5月份,在此之前,博通仍不是美国公司,收购高通的提案就必须受到CFIUS的审查。
而CFIUS在收到高通表示愿意接受调查之后,要求高通将原定于3月6日召开的股东大会延后一个月,未来一个月的调查重点,将会是调查竞争对手博通公司这次高达142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是否会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这一举动可以说是十分反常,甚至有消息称早在两家公司接头开始讨论收购事宜的时候,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就已经保持了关注并进行了干预。而由此次事件所骤然提升的政治高压空气也开始四处蔓延,对于博通的接下来的行动估计会有更加严格的审查。
博通对此极为不满,该公司随后在美国时间3月5日上午发表了公开声明,指责高通的举动只是无意义的抵抗,而且博通已经同意美国政府的要求,要将总部迁回美国,而生效日将是在5月,届时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在这宗并购中就没有置喙的余地。
CFIUS是由来自财政部和司法部的代表组成。或许是早就预料到政府机构会介入此次收购,所以有分析师很早就表示对此次收购不看好,认为即便高通股东同意了收购要约,这个案子依旧有可能会以反垄断的理由被禁止。
但无论如何,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的介入的确为高通争取到了一个月的宽限期,在这一个月当中,高通还有更多时间可以进行反并购的策略布局,毕竟从2017年底,博通招式层出不穷的的闪电战其实让高通有点招架不住。
为了保护自己家产不被恶意并购,高通可说是使尽了各种招式,除早在2017年底就宣告目前的11位董事会继续参选,与博通提出的人选对抗外,同时也通过拉高报价,并同时联合各家合作伙伴一起发声抵制博通的并购行动,此外还制订巨额补偿金、筹划股票回购以提高股价,并大幅提高2019财年的业绩目标等手段,希望能让博通知难而退,然而博通当家大老板HockTan也不是好惹的角色,除了动之以利,顺着高通的势头提高报价,还增加了并购案一旦失败之后必须付给高通的分手费金额,希望借此能打动高通股东的心意。
HockTan的作法也被证实相当有效,部分高通股东倒戈站到了支持博通的一方。
而之后为了回击博通,高通提高对NXP的收购价,但此举让博通极为不满,调降收购价格4%,期望通过站在博通方的高通股东的压力,逼迫高通就范。一直到最后,高通开口表示,若博通提出每股90美元、整体1600亿美元的收购价格,就乐意与博通就并购进行协商。高通的这个举动,看来是先安抚既有股东的不满情绪,但其实已经开始酝酿最后让CFIUS出手干预的大招。
在去年11月的时候,博通最早提出1300亿美元收购高通的计划,而这笔交易一旦完成,将会成为史上最大的一笔半导体交易案,整合之后的新公司也将会成为继英特尔和三星之后全球第三大的半导体公司。
而从更深层次的角度来讲,双通的并购案也透露出了半导体行业正在发生的一些变化,那就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电子设备的出现,对半导体芯片的需求会越来越高,仅去年一年全球的芯片销售额就超过了4100亿美元,而随着对计算能力的要求越来越高,能够生产高性能芯片的公司已经越来越少,而博通退出基频市场之后,在包括手机、车载通讯以及IoT等领域出现了无法进入的缺口,这对公司的长期发展也是会产生阻碍。
另一方面,HockTan非常精于将不赚钱的被并购事业部门拆分出售牟利,眼光相当精准,考虑到高通事业部门众多,但真正赚钱的少,然而其技术根基以及专利库都相当深厚,拆分出售肯定能够获得不少利益。而专利与业务部分的拆分,也可相当程度的消减垄断争议。
更值得注意的是,博通的强势并购动作背后,是否也代表着包括苹果等客户的利益,这也是外界持续观察的焦点。尽管此次高通在最后一刻出招搬出CFIUS当救兵,希望以时间争取更多空间,但CFIUS在调查过程中,必然也会就其实际市场竞争与营运状况询问包括客户、竞争对手在内的关系人,因此,不论是苹果或者是其他企业对于此一合并案的态度也可能会成为影响CFIUS调查结果的因素。
一个月的时间其实不长,高通已经很难有新招式来对付博通,若搬出美国政府这招再行不通,那高通的命运可能也注定改变不了了。而最后的关键就在于,高通对美国而言其重要程度有多高,毕竟基频技术可以说是兵家必争之地,相关的专利可说是国家战略层级的资产,这可不是简单的商业并购行为就可以买卖的东西。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即使这次博通受限于相关监管因素而无法完成收购,但在博通将总部搬回美国之后再卷土重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虽然这可能需要一年或更长的时间。但有一点必须要思考的是,如果在一年之后,博通卷土重来收购高通,到时的价格会比现在高?还是低?拖延博通收购,对高通而言,会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一个月对于高通而言,或许是以时间争取空间的缓冲,但看在部份业界人士眼中,却也认为这一个月反而是可以让博通冷静下来思考的机会,毕竟在高通过去一段时间的反击中,不论是提高资遣方案成本、或是提高收购NXP的价格,都让博通收购高通的风险大增,对博通而言,同样以时间换取空间,即使博通在此次高通股东会未能顺利赢得过半董事席次,或者因为其他监管原因,而无法完成收购,对博通而言,都不见得是坏事。因为1年之后,高通的价值会比现在更高吗?博通收购高通案发展至此,这一个月或许是意外转折,但却也可能是关键转折。

继去年夏普首推消费级8K电视后,今年又在AWE2018上以8K分辨率屏幕“八连屏”,精细地展示《清明上河图》,令众多现场观众叹为观止。
发力8K超高画质,是夏普被富士康收购之后的大动作。富士康科技集团首席行销长袁学智认为,8K分辨率代表着彩电业的发展方向,在商业上的应用前景广阔。“8K分辨率能够将过去不可能实现的影像应用变为现实。从前瞻的角度出发,富士康在工作、教育、娱乐、家庭社交、安全、健康、财产交易采购、环保汽车等八大生活方面都在进行8K布局。”袁学智表示,彩电业可能很快就会面临一个跨过4K、主攻8K的时代。
“互联网时代,数据的采集是关键也是基础。”富士康科技集团副总裁陈振国表示,8K生态离不开大数据应用,利用8K,人们可以看到原来肉眼看不到的东西,由此掌握的海量影像大数据会对科技发展、场景设计起到革命性的影响。
然而,在4K内容都匮乏的情况下,直接切入8K领域是否太激进?袁学智表示,我国市场具备一个重要特征——跨代升级,消费者对于新科技的接受程度很高,“目前8K产品做得和4K产品一样好用,8K可以输出4K,但4K输出不了8K。眼下正值产品换代期,从长期角度看,8K产品可以用10年,4K可能几年之后就要被淘汰”。
实际上,在8K内容供应方面,富士康也在积极与一些机构展开合作。去年以来,很多品牌也相继推出了8K电视产品。“富士康将借助8K生态打造一个完善的生态链。”陈振国强调,该生态链不仅是在产品上的生态链,更是应用与内容服务的生态链。对于富士康和夏普而言,它们具有8K、大数据、物联网、AIoT等长项,产业链和供应链已全部打通,形成了完善的科技服务网。
此外,经济日报记者了解到,对于夏普的重整,富士康集团一方面将持续加大对夏普科技研发的支持投资;另一方面,会着力将夏普前沿科技成果快速实现产品化、市场化、本地化、普及化。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