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乐视+BlackBerry要卖出1亿部,由于优酷洋芋存在因关联方负债未能有效

0 Comment

如果iPhone安装的电池是老电池,苹果会刻意降低手机性能,此事在全球引起广泛争议。许多政府部门都对苹果的行为展开调查,现在连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也加入进来。
升级iOS时,为了防止设备意外关闭,如果iPhone安装的电池比较老旧,苹果会对处理器速度进行限制,从而导致iPhone性能下降。去年年末此事曝光之后,曾引起广泛争议,客户也感到困惑。
根据AppleInsider的报告,首尔消费者主权公民联合会(CitizensUnitedforConsumerSovereignty)起诉苹果,它认为苹果之所以故意压低iPhone性能,其实是想引诱用户早早升级设备,其实根本没有必要。真的怀有这样的阴谋吗?苹果坚决否认。上周,苹果CEO库克曾告诉ABCNews说:“有些人认为我们别有用心,我向这些人致以诚挚的歉意。”苹果还在官网发表公开信,将电池更换费用降到29美元。
不过在采访过程中,库克的话又引起另一场争论,他的言论被媒体广泛报道,激怒了部分客户。库克说:“当我们这样做时,的确已经告诉过大家,不过我想许多人并没有留意。可能我们应该解释得更清楚一些。”事情引发一连串调查,苹果遭受如此多的指责,照理说不存在什么“可能”。2016年苹果发布iOS10.2.1软件,当时就对手机限速,加强电池管理,不过iPhone如此昂贵,如果苹果想在软件升级过程中限制速度,应该提前好好解释一下。
库克说,在即将到来的iOS升级过程中,苹果会提供更多的电池健康参考信息,允许用户关闭限速功能。这样做不会影响用户体验,不过电池还有电时手机可能会关闭。

“东莞没有爱情”,说这句话的时候,360董事长周鸿祎的心里显然不太痛快,那时候是2015年的8月,360刚刚与酷派旗下的电商品牌达成入股合作,但没过多久,乐视却成功入股酷派集团,成为了酷派的第二大股东。
所谓的“爱情见证”被资本游戏撕得粉碎,当外界问起周鸿祎怎么看“一女二嫁”时,他干脆表示,自己只想做好手机,“谁可以帮我我就对谁好,谁妨碍我做我就干谁”。
但外界还没有等到三方在手机上一决胜负,如今的乐视已经走向了崩盘,而酷派元气大伤后,“撇清”与乐视之间的关系,也成为酷派当下接盘者最希望完成的事情。在近日酷派的公告中,乐视系的刘弘由目前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的职位被调任为非执行董事;公司秘书由梁兆基接任;同时梁兆基、梁锐和林霆峰被委任为执行董事,吴伟雄获任非执行董事。
刘弘卸任董事会主席仅留任非执行董事,意味着乐视系基本撤离酷派董事会。再加上此前不断出清的乐视股权,两年多时间,酷派与乐视这位“新欢”之间的“旧情”也算是一点都不剩了。
现实总比故事更加令人意想不到,谁还能想起两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追梦者,现如今已经成为了这场“资本赌局”的最大输家。
犹记得当时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放出豪言,2年内,乐视+酷派要卖出1亿部,当时不少线下手机店的加盟商家都还在相信乐视的“生态化反”故事,供应商们也在期待乐视成为第二个小米,甚至连华为这样的公司,内部也不得不警惕资本助力下的乐视系。
当贾跃亭公开“炮轰”苹果、三星、华为“搏傻”时,华为轮值CEO隔空回击“昨天SpacX回收火箭成功,今天乐视开始大放厥词。真正的创新靠的是科技,不是哗众取宠的商业模式。免费的,可能是最贵的。”双方的隔空喊话,在今天看来有些讽刺。
当然,乐视并不是唯一的输家,作为一家25岁的老牌手机厂商,酷派接受乐视入股后,甚至放出了5年内销量过亿并重回手机行业第一的目标。可如今,一个过去流水在几百亿的手机企业,市值已变成仅有几十亿港元。
是什么导致了酷派如今的局面?也许从一开始,在互联网热与资本热面前,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接受来自资本的“拥抱”就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分猪肉”式的改革对于酷派来说,每一次都是被掏空的过程。
但也许这不能怪某个管理者。当时的市场环境对于传统手机厂商来说并不好过。2014年,小米的大热以及互联网思维的冲击,让老老实实做手机的人赚不到钱,但新进入者凭着风口论却能获得资本追捧。
时任酷派集团副总裁李旺当时告诉笔者,不破不立,酷派也要用互联网思维变革自己。也许是决心过大,也许是目标太高,酷派以颠覆者的心态冲进了电商领域,并且有了新的合作伙伴360,之后又有了与乐视的合作。
在竞争激烈的手机江湖中,酷派希望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让自己更快地在“洗牌”中找到出口,不再死守低薄的做手机利润,但在与360合作前,却没有理清双方的利益关系。虽然说周鸿祎的步步紧逼才有了酷派后面的“移情别恋”,但这时候,酷派的命运已经不再掌握在自己手中。
也许老周应该庆幸360并没有被置身于这场乐视“漩涡”中,目前来看,无论是手机渠道商还是合作伙伴抑或是供应链厂商,乐视所引发的行业地震仍在继续,“被一个乐视坑惨了,别被第二个乐视给再坑一次”,这种焦躁与恐惧的情绪在智能手机增量天花板越发明显的今天仍然在被无限放大、继续蔓延。

乐视网(300104.SZ)24日复牌,开盘15分钟,乐视跌停板封单760万手,换手率仅0.04%,最新股价13.8元,最新市值550.54亿元。
乐视网停牌至今已过去九个多月,今日乐视网复牌后,开盘仅仅15分钟后就跌停也是意料之中。
业内对于乐视网的预测也是一片灰暗。之前重仓持有乐视网的基金公司已经多次对其估值进行下调,最新的估值低至3.91元左右。如果按乐视网停牌前股价为15.33元计算,等于复牌后要连续13个跌停板。
据了解,乐视在发布复牌公告的同时,乐视网还提示了2017
年业绩大幅下滑的风险。由于乐视网存在因关联方欠款未能有效
偿还导致现金流极度紧张,从而出现业务经营困难,各类收入较大幅度下滑等情
况;同时,公司日常运营成本并未相应减少,且融资成本大幅增加;此外,关联
方应收款项存在部分回收困难的情形,公司存在 2017
年度计提大额坏账准备的可能。
乐视网财经总监张巍透露,乐视网关联欠款余额达到 75.31 亿元,涉及关联方 50
余家,其中主要包括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 25.83 亿元、乐视移动智能信
息技术有限公司 9.93 亿元、乐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5.66 亿元、
乐视控股有限公司 4.86 亿元、乐视手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4.41 亿元等
2017年1月15日,孙宏斌携150多亿元驰援乐视。“如今入主一年,融创为乐视操碎了心。”有投资者问孙宏斌,是否后悔入股乐视网。
孙宏斌说,做生意总是有赚有赔,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如果没有风险也就没有回报。如果把风险控制到零,那只能把钱存到银行了。“乐视网确实发生了谁也没想到的变化,我们只能碰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人其实是不能预测未来的,只能不断的应对、调整。坦然面对困难、坦然面对结果,是我们应有的人生态度。”
谈及乐视网的将来,孙宏斌称,“人有时候要敢教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