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如果小米以200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珠海银隆拖欠供应商货款事件近日持续发酵

0 Comment

1月16日,多家外国知名媒体均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称,小米最早将于2018年下半年进行IPO,目前小米已为其即将到来的上市选定高盛和大摩这两家投行作为主承销商,瑞士信贷、德意志银行和中信证券也被选中参与此次公开募股,挂牌地点或选择香港。
为何小米会选择这一时机冲刺IPO?小米高层声称估值或达1000亿美元、小米创始人雷军更是提出了20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万亿元)估值的想法,其水分到底有多少也值得探究。
再披IPO更多细节
对于小米科技的上市,虽然此前雷军多次辟谣,但这似乎并不能阻挡业界对其IPO动向的持续披露。
1月16日,多家外媒报道称,小米已选择摩根士丹利和高盛作为IPO承销商,瑞士信贷、德意志银行和中信证券也被选中参与此次公开募股。小米最早将于2018年下半年进行IPO,估值可能高达2000亿美元。
据记者了解,若此次小米IPO成功或将成为继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约上市以来科技行业最大的IPO。
1月19日,小米官方的相关人士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并没有否认这一消息,只是称没有任何关于IPO的信息可以透露。
不过,另有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知情人表示,目前小米尚未确定上市时间及地点,只是在做前期准备。
其实,关于小米即将IPO的消息被传已不是第一次。《华夏时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最近的一次是去年的12月6日。据当时路透社报道,消息人士透露,小米已经邀请投行一周后递交IPO的标书。当日雷军对该报道进行了回应称,“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在经历2015年和2016年的业绩低迷之后,小米在2017年重新崛起是IPO传言再度传出的重要原因。
根据雷军此前公布的消息,小米在2017年年初制定的7000万台的出货量和1000亿元营收的目标已经实现。
“而此次小米上市再度被媒体报道多处细节,再加上小米高管的承认,这似乎已经坐实了小米2018年即将上市的消息。”有业内观察人士对记者分析说,看来这一次雷军要兑现此前的上市承诺了。
如今在小米实现完美的销售强势逆转之后,有外媒报道称,小米目前的估值已经达2000亿美元。而这也与此前媒体报道的雷军的期望值相同。
另有消息称,雷军于去年11月份与投行接触时提出了2000亿美元估值的目标。目前雷军为小米科技的第一大股东,股权比例为77.8022%。如果上述2000亿美元为投前估值,那么持股比例为77.8%的雷军身家将超过1556亿美元成为中国首富。
靠什么支撑?
如果小米以200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这无疑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初创企业,也是迄今全球规模最大首发上市的科技公司。然而这对于仅仅成立8年的中国本土企业小米来说,靠什么支撑如此高的估值?
根据资料显示,小米公司旗下包括多家公司,除了此次披露的小米科技外,还包括小米通讯、小米电子软件、小米支付、小米移动软件、小米软件技术、小米数码科技等至少7家公司。此外,小米在香港还有XiaomiH.K.Limited等公司。
另据记者了解,此前小米有多笔规模较大的投资,如迅雷、爱奇艺、金山云等,总计十几亿美元。
此外,小米已进行了多轮融资。根据资料显示,2014年12月份,小米完成第五轮11亿美元融资,彼时小米估值为450亿美元。随着小米上市消息的传出,其估值方案也在业界传出了多个版本。
一位接近小米高层的人士称,雷军在去年11月的确与投行进行了接触,并向对方同步了2000亿美元估值的目标,受到了投行的认可。
不过,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投行人士直言,如果小米科技真是2000亿美元,那小米估值的泡沫也太大了,虽然说小米在2017年年底凭借手机销量的快速回升实现了销售逆袭,但这对于小米实际的体量和发展来说,有点夸张。
上述投行人士对记者解释说,虽然小米的业务调整已取得显著成效,2017年的销售收入目标将比预先设定的目标高出18%,但此前有市调机构预估小米手机平均每部利润为2美元,在此基础上,目前500亿美元的估值还是比较公正的。
另据资料显示,小米生态链企业之一的华米科技近期向美国证交会提交IPO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营收15.56亿元,全年净利润2394万元,净利润率仅为1.5%;2017年前三季度营收为12.96亿元,同比增长37.1%;净利润为9537万元,净利润率为7.4%,有较大提升;市场预估最终市值约10亿美元。
对此,另有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而据行业数据显示,2017年小米营收超过千亿元人民币,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9000万部,同比增长50%。按照市调机构预估的小米手机平均每部利润为2美元计算,小米去年手机业务净利润就达到1.8亿美元。
外加小米生态链业务的收入,大致预计推算小米营收约为华米科技58倍左右,净利润约为20多倍。按照这个数据以营收倍率计算,小米IPO估值应该是800亿美元左右。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给记者一个从用户角度出发的算法,按照此前雷军对外公布出货量将突破9000万部计算,小米全球MIUI用户数达到3亿。就按用户数翻一番1.4亿来算,单个用户价值也翻倍到760美元(约合4938.1元人民币),即使如此,小米的估值才1064亿美元。
然而对于此次小米IPO,雷军提出的2000亿美元的估值到底是怎么算出来的,外界似乎并不得而知。而对于小米估值将如何推演,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1月18日消息,华尔街投行LongbowResearch昨日将苹果股票评级从“买入”降至“中性”,称其2018财年iPhone销量将低于预期。
LongbowResearch分析师肖恩•哈里森(ShawnHarrison)认为,消费者对iPhoneX相对冷淡,当前整体的iPhone销售周期算不上强劲,只能说还不错。
为此,哈里森将苹果2018财年iPhone出货量预期从之前的2.48亿部下调至2.33亿部,低于华尔街分析师平均预期的2.39亿部,此外他还将苹果2018财年每股摊薄收益预期调低29%至11.25美元。

珠海银隆拖欠供应商货款事件近日持续发酵。1月18日,有不愿具名的供应商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迫于欠款一事的巨大舆论压力,银隆方面已经主动联系各供应商,承诺会在1月23日前落实部分欠款,同时要求供应商不得随意接受媒体采访。
上述人士同时表示,所谓结款“也只是结全部拖欠款项10%-15%的钱,更多的钱还在压着。银隆那面有要求,不方便多说。”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自2017年7月份以来,银隆的管理团队发生了多次重大调整。随着银隆原董事长魏银仓的易主,公司核心业务分管副总裁也陆续由原格力背景员工接手。然而,公司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并没有获得所有利益方的认可,其中部分银隆供应商就将矛头指向了新管理层,指责他们照搬空调行业管理供应商的办法,根本“不懂汽车行业”。
事实上,身兼格力电器董事长、总裁职位的董明珠,同时又是珠海银隆第二大股东,加之格力电器此前与珠海银隆签署了200亿元关联交易协议,使得三者不可避免纠缠在了一起。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家电行业在供应体系里确实存在两头压款的现象,但在电动客车行业中却行不通:电动客车上游锂电供应商寡头垄断,下游公交公司极端强势,同时伴随着国家补贴拨付清算的超长账期,最终造成了电动客车企业资金链的普遍告急。
银隆要求供应商封口 承诺支付10%-15%货款如果小米以200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珠海银隆拖欠供应商货款事件近日持续发酵。
近日,有不愿具名的供应商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迫于欠款一事舆论压力过大,近日银隆方面已经主动联系各供应商,承诺会在1月23日前落实部分欠款。同时要求供应商不得随意接受媒体采访。
值得一提的是,多家供应商都表示,在2016年3月份格力提出收购银隆至2016年11月收购中止期间,银隆基本不存在货款拖欠;而2016年年底格力退出收购之后,银隆开始出现回款不及时的情况。
尽管如此,在董明珠“制造业女皇”光环的感召下,供应商们对于银隆仍然是信任有加甚至加大供货力度。然而随着积压欠款的不断增加,银隆拖欠巨额款项事件最终爆发。
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该公司被珠海银隆拖欠款项合计7600万元,最长拖欠时长逾一年,已影响工厂正常生产。公司在多次向珠海银隆讨要款项无果的情况下,遂将珠海银隆及银隆电器告上法庭。
据束磊介绍,这起诉讼指向的是2016年的一起储能车合同纠纷。2016年11月份,银隆电器与珠海思齐签约,购买11辆的储能柜及半挂车,合同金额为3007.43万元。
“11辆储能车属于尚无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的充电设备,主要用于新能源汽车的快速临时充电,此前双方曾有过类似交易。”束磊称,在2016年珠海思齐将储能车交付珠海银隆后,珠海银隆又将储能车转售于北京公交。此后珠海银隆提出上述11辆储能车不符合业内专家提出的关于消防灭火、远程监控、绝缘隔热等技术要求,继而拒付合同款。
在珠海思齐方面看来,如若加装银隆方要求的功能,经过行业评估每辆储能车至少要加价数十万元;最重要的是在买卖合同订立之初银隆方面并没有提出相应要求,所以珠海思齐方面自然不会加装。截至目前,珠海思齐在2017年1月份完成交付后,珠海银隆仅支付了1202.13万元,剩余的1775.21万元至今未付。
原董事长辞任高层大换血 新管理层被批“不懂行业”
据了解,自2017年7月份以来,银隆的高层管理团队发生了多次重大调整,多由原格力背景员工接手公司业务。
据知情人士介绍,董明珠入股后开始逐步规范公司治理,管理模式也在向先进制造业的方向转变。然而,管理团队的大幅调整却似乎未获得所有利益相关方的认可,其中有部分银隆供应商就将矛头指向了新管理层。
据了解,珠海银隆共有7位副总裁,其中4位具有格力就职履历,分别负责采购、财务、品质、生产技术等业务。有供应商就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现在银隆就是在照搬空调行业管理供应商的办法,以空调的质量检验标准要求客车供应商。
该供应商称,在珠海银隆与供应商签订的质量保证协议中,银隆方面要求供货的合格供方先预交10万元-50万元不等的风险保证金,同时在检验和售后环节要求也近乎苛刻。“总之钱交到银隆手里,直到交货以后它都会有各种理由扣取质量保证金。干供应商这么多年,包括目前合作的其他客车企业在内都没有预先交付质量保证金的。”
“说到底他们不懂电动客车行业”上述供应商表示,不同于空调行业,客车行业客户需求很多时候都不尽相同。银隆要求供应商签质量保证协议,乱开罚单的做法,一方面可能是为了克扣款项,同时也是不懂行业的表现。
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也证实了这一点。他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银隆总是以售后和影响品质声誉为名对公司开具罚单,累计下来一个月能达到200万元–300万元。”
严苛的质量要求加上大量的压款不放,让银隆在供应商中口碑渐失。“给车厂做配套时间长了,其实是会讲感情的,但银隆这么搞,大家的脸面已经撕破了。”上述供应商如是说。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