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会不会受到降频门的影响,而经过对Uber与滴滴出行的大额投资、手机业务的双重上市

0 Comment


高薪、老实是程序员给人们留下的印象,如果是知名大企的程序员,更会为相亲加分不少。不过,随着阿里巴巴程序员的相亲被拒,一场关于消费取向之辩再次浮出水面。
这位阿里程序员相亲遭拒,理由是27岁还穿特步鞋约会。
事件曝光后,阿里主动认领了这名程序员。微博介绍为阿里巴巴资深产品经理的用户@王半城Hz爆料:这个小伙是我司的高级研发工程师,俗称码农,心疼一下我们自己……
阿里官方账号@阿里味儿官方微博确认了这个消息并为被拒绝的小伙打Call:这样的汉子哪里找啊,一个月500块都花不到,其他都给妹子买买买。
多金≠新中产
这则爆款新闻刷屏之后,除了学者型网友讨论特步的品牌定位问题之外,其他网友逐渐形成了两大阵营。一方认为,这位程序员品味确实不咋地,与人家姑娘的消费观、审美观格格不入;另一方认为,姑娘掉进了品牌效应的审美中,忽视了技术之美、性格品质之美。
这场反套路的相亲事件,没有陷入传统的贫富之争,却折戟在了消费观、审美观的冲突上。
随着消费升级大潮的扑面而来,新中产阶层逐渐成为商业主体争相锁定的目标用户。但是像阿里程序员这样的多金人士,真的能成为品质消费的中坚力量吗?
据统计,2017年中国一线城市程序员平均工资为11770元。而在阿里巴巴,技术性岗位分为10级(分别从从P1到P10),多数人处于都是P6左右,全年收入大约在20W-35W左右。而这位程序员作为高级研发工程师,从收入上看算是妥妥的中产阶层。
不过重点来了,阿里官方账号的爆料称,这位程序员每月在自己身上的花费连500块都不到。可见,并不是所有的年轻多金人士都可以称为新中产。
新中产的神逻辑
从多个机构发布的新中产调查报告来看,经济水平、职业、教育、价值观这四个要素是最主要的衡量标准。不过,有很多经济水平、职业、教育三个要素完全合格的人,却无法被列入新中产行列,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消费观、审美观等内在因素上存在巨大差异。
比如说,同样收入、职业、教育程度的群体,有人周末吃着二十几块的外卖,而品质生活者则游走于特色餐厅吃着“特产”。有人觉得花上万块买个干衣机纯属浪费,品质生活者反而觉得,买个干衣机虽然多花了上万块,但是在阳台省出了休闲空间。毕竟在房价蹭蹭上涨的大都市,阳台节省下来的空间,价值至少也得十几二十万。
实际上,在高端家电产品的消费趋势中,也能看到新中产身上的品质生活特质。
2017年12月22日,在第九届中国高端家电家居趋势发布暨红顶奖颁奖盛典上,红顶奖组委会发布的《2017中国高端家电产品消费者调查报告》显示,高端家电消费人群(一线城市的家庭月可支配收入在30000元以上、其它城市在15000元以上)在最近半年或过去一年都有过高端家电消费经历,提升生活品质和更新换代需要是他们购买高端家电的主要目的,其中有69.9%的人群是为了提升生活品质。
3
追求品质生活的消费态度,直接决定了他们的消费观。《调查》显示,高端家电消费人群对健康十分重视,并愿意为健康领域的产品或服务买单。他们追逐时尚潮流和消费热点,相比价格更看重品质,愿意为情怀和品味买单。具体到产品上,除了看重技术含量、智能化操控、产品质量和品牌知名度等这些常规因素外,对节能环保、时尚艺术化以及个性化定制的追求也势不可挡。
可见,新中产的特质不在于收入、年龄、学历等硬性标准,而在于小众、个性、多元化的自我实现式的审美观以及展现审美取向和品质生活方式的消费观。
2017年可谓是中国家电行业的战略年,众企业纷纷升级企业战略和理念,把新中产作为业务优化与深化的着力点。不过,为了避免盲目的转型升级,企业应该从阿里程序员相亲失败的案例中吸取教训,警惕新中产“陷阱”。
其中,“知富阶层”的界定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2017年9月,有中国家电企业进一步对品牌战略进行了优化与深化,并提炼聚焦品牌的目标受众——“知富阶层”,有知识、有消费力、有品味、爱时尚、爱新鲜、愿意为梦想付出。
“知富阶层”的锁定意味着中国家电企业应时代的发展做出了“用户思维”的转变,放弃传统的以区域、年龄段、收入水平去划分用户的模式,取而代之的是从价值观、文化水平、兴趣爱好、消费观念的趋同性来真正寻找用户的痛点,进而成为美好生活的积极推动者。

苹果道歉并推出优惠换电池疾患后,iPhone降频门事件算是进入缓和期。不过还有很多用户心中有疑问问,那就是iPad会不会受到降频门的影响。图片 1

在去年12月宣布入股滴滴出行和Uber后,日本软银集团在刚开始的2018年又开展了一轮新动作。
据《日本经济新闻》在1月15日的报道,软银集团目前已计划在今年内春季完成旗下的核心项目部门「软银手机」在日本东京和海外地区的「双重上市」。有业内人事猜测,软银在海外地区上市的地点将会选在英国伦敦。

据透露,软银此次的上市筹资达到了2万亿日元(约合180亿美元、人民币1160亿元),为日本最大的IPO项目之一。这也是继1987年日本电报电话公司NTT的2.2万亿日元的IPO之后,全日本最大规模的IPO项目。

图片 2

《日经新闻》表示,软银集团同时也正在计划出售手机业务部门的30%股份,并希望通过此举给予手机业务部门更高的自主权。
而该公司的IPO项目收益将用于扩展软银在海外市场的规模,比如用于收购或投资海外的电信公司、网络信息技术公司等等。
对于软银集团在今年即将在东京和海外「双重上市」旗下核心的手机业务,美国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教授ErikGordon则在《路透社》的文章中表示:
软银在未来将逐渐减少对手机业务的关注度,并更多地分配现金以建设全球最大的投资组合,以收益去投资建设未来的技术和商业模式。
分拆手机业务部门能让软银集团更好地控制资金和投资策略,使其资本发挥出更理想的作用,为集团带来更多潜在的发展机遇和前景。
在去年的12月29日,由日本软银集团牵头,携手腾讯、红杉资本等公司的投资财团对Uber完成大额的投资,总金额达到了1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46亿元)。
此次交易中Uber的持股人计划出售20%的股权,而以软银为首的财团按计划获得15%的股权,剩下的股权将提供给外部潜在的投资者。而经过此次投资,软银集团成为了Uber的大股东之一,且获得了两个董事席位。
目前,经过多方投资和股东「换血」后,Uber的估值为480亿美元。
而经过对Uber与滴滴出行的大额投资、手机业务的双重上市,我们可以预见的是软银集团将会在2018年带来更多的投资新动作,其战略版图也将陆续开始扩展到海外市场当中。不过软银的下一步棋将要怎么走,估计就只有CEO孙正义才知道。
在未来,软银集团将会用8800亿美元投资科技行业。——软银董事长兼CEO孙正义在2017年10月的《日经亚洲评论》采访中豪言说道。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