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暴风统帅目前的营业收入已经超过暴风集团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公司董事会同意聘任刘淑青为公司总经理

0 Comment

因为被法院列入了“老赖”黑名单,身在美国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还登上了《纽约时报》。

乐视因陷入资金链困局而空出的市场份额,正在被其他互联网电视厂商迅速蚕食,暴风TV是其中之一家。
2017年12月8日,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00431.SZ,简称“暴风集团”)发布复牌公告称,暴风集团出让控制子公司——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统帅”)股权的原重组计划终止,改为由两家其他公司对暴风统帅增资8亿元入股,而上市公司暴风集团仍然拥有对暴风统帅的实际控制权。
消息一出,复牌前股价19.42元的暴风集团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截至12月15日股价收于26.61元,涨幅度较停牌之前达37%。
重组终止,改卖股权
实际上,在原来的重组计划中,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的打算是卖掉互联网电视暴风TV的控股权。
公告里,暴风集团称,公司拟采取增资及股权转让等方式为暴风统帅引进战略投资者。根据暴风集团基于预期融资规模的预计,完成本次交易后暴风集团将失去对暴风统帅的控制权。
让出暴风统帅的控制权,这是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在2017年7月19日停牌时的最初想法。
此时距离乐视网(300104.SZ)的原董事长贾跃亭出走美国没有几天,而暴风集团的股价已经从最高的每股327元跌落至20元,这的确令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很是难堪:两年前暴风集团股价还在180元的时候,冯鑫曾以个人名义发出对暴风集团的增持倡议书,并承诺由此产生的亏损由冯鑫本人买单,如果员工要增持公司股票,董事长本人资助一半的增持费用。
市场却丝毫未留情面——24个月之后,暴风集团的股价从180元跌至20元附近。
冯鑫和他的暴风集团面对的不利局面还包括:为了抢占大屏幕的互联网电视市场,新设立的暴风统帅采取低价销售硬件的策略,在2016年产生了3.5亿元的亏损;以及乐视陷入资金链困局对互联网电视行业的负面影响。
然而,经过近五个月的漫长商谈,暴风统帅逃脱了被出售的命运。
苏州东山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002384.SZ,下称“东山精密”)、如东鑫濠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下称“如东鑫濠”,股权关系穿透后有华鑫证券出资的背景)与暴风统帅及暴风集团协商确定了交易方案并签署增资协议。
根据各方最终确定的交易方式与交易金额,本次交易不涉及暴风集团对外转让所持暴风统帅股权,由东山精密与如东鑫濠向暴风统帅合计增资8
亿元。
增资后,暴风集团持有暴风统帅的股权比例为21.5819%,且通过与暴风控股有限公司的一致行动协议实际持有暴风统帅31.9733%的表决权,冯鑫依然对暴风统帅拥有实际控制权。
经济观察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向暴风集团询问,公司证券部回应称,暴风统帅目前的营业收入已经超过暴风集团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2017年预计仍然亏损,但是财务数据显示已经在好转。
股东演变
暴风统帅,顾名思义,这家公司的名字由“暴风”和“统帅”组成,其中,“暴风”来自暴风集团,“统帅”是青岛海尔股份有限公司(600690.SH,下称“青岛海尔”)的品牌名称。
在2015年6月15日,暴风统帅刚刚成立的时候,它的前身是深圳统帅创智家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为3000万元,其中青岛新日日顺物流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青岛新日日顺”)出资额为2400万元,占股80%。
工商信息显示,青岛新日日顺现已经更名为青岛日日顺创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日日顺创智”),唯一的股东为英属维尔京群岛海尔洗衣机控股有限公司(海尔架设在境外的企业,注册资本金2400万美元),日日顺创智的法人代表为海尔集团董事局副主席、集团总裁周云杰。
如此一来,统帅创智最初的股东背景就很清晰,由传统家电巨头海尔牵头出资设立。
2015年9月18日,暴风集团和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参股统帅创智;2016年2月29日,暴风控股有限公司加入持股。
统帅创智很快更名为暴风统帅。
此时,暴风集团和暴风控股合计持有47.36%的股权,青岛新日日顺持股22.11%,暴风集团取代海尔成为暴风统帅的实际控制者,公司开始研制并全国销售大屏幕互联网电视,产品被命名为暴风TV,线上销售走的是官网、京东、天猫等网店;线下销售则主要依托海尔的家电销售网络。物流运送使用的是海尔的日日顺物流系统。
公司董事长也从海尔的刁云峰变更为暴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冯鑫;总经理由海尔的范丰光变更为刘耀平。刘耀平此前出任创维电视的中国区营销总裁,后因研制互联网电视与冯鑫结识,直到2015年担任暴风TV的CEO。
在暴风统帅短短两年半的公司发展历程中,作为传统家电厂商海尔方面的持股权实际上是在一点点地淡出。
在暴风集团最新公布的暴风统帅股权结构中,日日顺创智将其持有的暴风统帅14.4001%股权转让给宁波航辰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目前尚未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暴风集团证券部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回应:虽然海尔是逐渐退出了股权,但海尔参与暴风统帅中来的这部分人都还在,并形成了较为稳定的团队。
暴风统帅总经理刘耀平也在公开场合表示过,公司除了股东暴风集团、奥飞动漫、日日顺和三诺影音外,就是管理层团队持股。以往的经验显示,这种股权架构能够更加有力量地激励团队到暴风TV的研发销售中来。
虽然暴风统帅至今亏损,其发展到目前也只有短短两年的时间,但其发展速度已经令人吃惊:预计2017年营业收入超过10亿元,占据暴风集团营业收入的半数以上;2017年2月28日,暴风集团宣布旗下暴风TV的累计出货量突破100万台,仅用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即在出货量上成为互联网电视行业的第二名。
暴风TV的设计像电脑一样采用了分体可升级的方式,全线配备蓝牙,主打暴风语音搜索和4K高清屏幕,而且采用低价销售策略,同价位产品卖得比乐视还要便宜。因此,暴风TV一经推出,便受到了市场得热捧。
2017年半年报显示,1-6月,暴风集团获得营收为8.26亿元,暴风统帅的营业收入为5.6亿元,按照此单一数据,暴风统帅的营收已占整个暴风集团的67%。
经济观察报向暴风集团询问目前公司的重心是否已经转移到了暴风统帅上来,暴风集团证券部表示,虽然暴风TV的营收已经占据集团收入一半以上,但公司仍然在研制其他产品,比如无屏电视,以及暴风魔镜系列产品。
在深交所的互动易平台上,投资者们最关心的热门问题,就是暴风TV的运营、手机和电视端之间是否共享、暴风TV全国性销售网络如何架构等。
对冯鑫而言,目前的结果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两家公司增资8亿元对暴风TV“补血”,而冯鑫又没有因为亏损失去暴风统帅的控制权。
但是,暴风TV至今亏损始终是最大的压力所在,这也是暴风集团股价萎靡不振的原因。市场上的各方力量其实都在观察,互联网电视巨头乐视倒下之后,还能够再起来一家暴风吗?

12月15日晚,乐视网发布公告称,聘任刘淑青为公司总经理,同时乐视网副总经理刘弘辞职,但仍担任副董事长。
公告称,为促进公司各项经营工作更好开展,根据公司董事会提名及审查,公司董事会同意聘任刘淑青为公司总经理。同时变更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刘淑青女士。
公告对刘淑青个人简历进行了阐述。刘淑青,现任乐视网董事。2004年1月至2007年7月,任天津融创置地有限公司财务经理;2007年8月至2010年10月,任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财务管理中心内控总监;2010年11月至2017年5月,任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
而在关于刘弘辞职的公告中,乐视网表示,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刘弘的辞职报告。刘弘因个人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仍担任公司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及副董事长职务。

12月13日,纽约时报以《中国毁誉参半的科技巨头上了“老赖”黑名单》(ChinaNamesandShamesTechTycoonWithDebtBlacklist)为题,讲述了贾跃亭从事业风光到债务缠身的情况,并介绍了中国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

图片 1

纽约时报12月13日对贾跃亭报道的版面截图。从右侧相关文章栏中可以看出,这不是贾跃亭第一次因为债务问题登上纽约时报
失信被执行人即是俗称的“老赖”。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巅峰时期,贾跃亭是中国疯狂的科技行业最醒目、最耀眼的人之一。他进军智能手机、电动汽车和体育转播等多个行业,誓言要挑战苹果和特斯拉等巨头。现在,在中国另一个领域——官方发布在网上的失信人员黑名单上,贾跃亭成了最有名的人。”
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由贾跃亭与平安证券的债务纠纷案引发。
12月12日,贾跃亭首次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在这起涉及平安证券的案件中,贾跃亭需向平安证券支付的总额合计4.79亿元。该案中,被执行人贾跃亭的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因此贾跃亭被法院列为“老赖”的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实际上,在纽约时报发出此篇报道后的第二天,贾跃亭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列入“老赖”名单。
12月15日,贾跃亭二度入列法院“老赖”名单的案件,涉及华福证券。根据该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以6月22日开始至12月15日来对违约金简单估算,贾跃亭需要支付给华福证券的总金额达到3.3亿元。
早在11月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因此案向贾跃亭发布了限制消费令。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贾跃亭不得有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包括不得乘坐高铁全部座位、其他交通工具不得乘坐二等以上舱位;不得在高档消费场所消费;不得购买不动产或高档装修房屋;不得租赁高档场所办公;不得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子女不得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
贾跃亭与平安证券、华福证券的两桩案件均为9月28日立案,这两桩案件目前的发展进程均为法院将贾跃亭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两起案件中,被执行人贾跃亭的履行情况均为“全部未履行”,因此贾跃亭两次被列为“老赖”的具体情形均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至此,贾跃亭需要向这两家券商支付的金额总计已达到8亿元。
另据乐视网在12月13日发布的公告,根据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显示,贾跃亭已四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中。
此外,根据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以“乐视”为名的公司94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包括乐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乐视控股有限公司、乐视汽车有限公司、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立案时间集中在10月和11月,最早可追溯到今年4月。
纽约时报评论称,“贾跃亭的陨落,对于中国快速发展的科技业来说,是一个警示故事。在中国科技业,企业可能会以同样令人目眩的速度崛起和衰落。”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