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电商介入传统零售的另一个渠道是所谓的赋能,公司已完成出售阿里巴巴股份不超过550万股的减持计划

0 Comment

日前,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腾讯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5%股份,此外,腾讯拟对永辉超市控股子公司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增资,拟取得云创在该次增资完成后15%的股权。
而在这项公告发布两天前,阿里巴巴正式提出无条件现金要约收购高鑫零售全部已发行股份,每股要约价格为6.5港元。而高鑫零售早在11月20日就已发布公告披露了收购的相关信息。其宣布,阿里巴巴集团、欧尚零售、润泰集团达成新零售战略合作,阿里将投入224亿港元(约合190.02亿元人民币),直接和间接持有高鑫零售36.16%的股份,从而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高鑫零售旗下有欧尚、大润发两大品牌,2016年的营收超过1000亿元。
早在去年马云提出新零售后,京东也提出了第四次零售革命的概念,两家企业都在探索由线上向线下发展,并争抢舆论主导权。电商落地的原因在于线上零售增长乏力,空间越来越少,而且获客成本越来越高。另一方面,相对于中国年零售总额30万亿的规模,电商只占了15%左右,传统零售市场更大。
实际上,在过去十几年电商快速发展起来的原因是,电商作为生产端与消费端之间的供应链被去掉了,生产上直接面对消费者,因此,具有巨大的低成本优势。而传统零售,在生产与销售之间,存在一个多层级制的批发环节,比如省、市、县逐级代理批发,等到零售商最终拿到商品的成本会比出厂价高很多,这个过度臃肿的供应链侵占了生产与销售部门的利润。电商与消费者之间只有电商平台费用、快递成本等,大大降低了中介成本。更具优势的是,电商以相同的透明的价格面向全国消费者,从而碾压了各地传统零售商。
电商企业作为零售平台,从中发现了传统零售供应链过长带来的巨大的想象空间。对于大部分不适合线上销售的商品,或者线上销售成本过高(比如新鲜食品的冷冻与配送),如果电商落地后,直接连接生产与销售,意味着存在巨大的盈利可能。比如,阿里巴巴正在全国大规模投资盒马鲜生店,阿里占据了零售端,在生产段采购时具有很大的议价能力,而且,阿里既可以全球采购,又可以直接生产,产销一条龙,占据市场主动。
电商介入传统零售的另一个渠道是所谓的赋能,比如京东提出流量赋能、效率赋能、用户运营赋能等,为传统零售业赋能,帮助传统零售完成互联网转型升级。阿里也想改造全国数百万家夫妻店,通过大数据为夫妻店提供市场热销的商品,阿里扮演着供应商的角色,又可以拥有终端消费大数据,反向对生产端占据主动。也就是说,所谓的赋能,主要是为获取线下零售商的大数据。未来,大数据将成为市场的王者,而生产与销售只是打工者。
我们可以看出,零售行业的垂直整合蕴含着巨大的宝藏,这是因为中国传统供应链过于落后,如果电商利用自己的互联网经验、大数据、品牌、资本等优势,介入传统零售领域的垂直整合,将逐步击垮传统零售企业。阿里、腾讯等并购传统连锁商业企业,就是为了占领销售端,并积累天量的大数据,这样才能通过集团采购、大数据等反向控制生产端,从而获取丰厚的中间利润。
考虑到中国每年超过30万亿元的零售额,而且在消费升级的过程中,中高端产品的需求增速快,利润高。这也是为什么阿里大规模推广盒马鲜生,而腾讯也跟着入股永辉,因为永辉子公司“永辉云创”年初也推出永辉超级物种,采用“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混合业态,与阿里巴巴战略投资的盒马鲜生类似。这种中高端的生鲜与餐饮模式,在消费升级时代市场需求大,利润空间更大,因此,阿里与腾讯两大巨头都在争先恐后的圈地。
不久前,马化腾在某个论坛接受采访时表示:阿里巴巴和腾讯都是强调赋能的企业,如果两家有不一样的地方,可能我看重的是被赋能者的安全程度,如果说被赋能者的收入、利润都在赋能者手中,那这就没有任何安全可言。这个判断对我们而言至关重要,就像人类目前担忧人工智能反客为主一样,如果一两家巨型企业控制了商业供应链以及市场大数据,那么,所有的供应商意味着只是代工者,而消费者也失去选择的自由,剩下的只有商业帝国。

在腾讯以及阿里巴巴纷纷入股零售上市公司的消息面上,苏宁云商却在减持阿里巴巴股份
12月11日晚,苏宁云商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完成出售阿里巴巴股份不超过550万股的减持计划,收到股票出售价款合计约9.4亿美元,预计可实现净利润约32.5亿元。出售完成后,公司仍持有阿里巴巴2082.47万股(持股比例0.81%)。
苏宁云商表示,所获资金将用于支持公司在商业业态创新、物流能力提升及科技研发等方面的投入。公司将持续加深与阿里巴巴在联合采购、天猫旗舰店运营、物流服务等领域的战略合作。
消息面上,零售上市公司永辉超市在12月8日晚间还发布公告,日前有消息称,有投资方入股公司下属公司运营的超级物种业务。鉴于公司正与相关投资主体商洽投资事宜,具体方案尚未确定,具有较大不确定性。公司股票自2017年12月11日继续停牌,预计2017年12月12日公告并复牌。
此前,阿里巴巴入股高鑫,此次腾讯联手永辉超市,两大互联网巨头正在新零售的阵地上正面交锋,不过苏宁云商此次似乎“不走寻常路”。
昨日晚间,苏宁云商发布关于处置部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进展公告显示,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九次会议审议、2017年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通过《关于授权公司经营层择机处置部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议案》,同意授权公司经营层对公司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即阿里巴巴集团股份择机进行出售,出售股份总规模预计不超过550万股,占公司持有阿里巴巴集团股份的20.89%,占阿里巴巴集团股份比例仅为0.22%,并按照投资协议约定执行具体出售安排,授权有效期为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3个月内。
截至上述公告日期,公司通过纽约证券交易所完成此次股票出售,公司收到股票出售价款合计约9.4亿美元,此次交易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在扣除初始购股本金以及股份发行有关成本及相关直接费用后,预计可实现净利润约人民币32.5亿元(按照股份出售当日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计算),财务影响的具体情况最终将以公司经审计的财务报告为准。
苏宁云商表示,公司此次出售阿里巴巴集团股票获得资金,能够有效增强公司市场竞争力,有助于公司经营质量的提升。“阿里巴巴是公司最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持有公司19.99%的股份,公司将结合自身资源,持续加深与阿里巴巴在联合采购、天猫旗舰店运营、物流服务、O2O融合等领域的战略合作,持续提升双方的合作价值和市场竞争力。”苏宁云商如此表示。

周末,我在家附近的商场闲逛,发现到处都是双十二的促销广告。无意中走进一家男装店,一位店员对我说:双十二是商场购物节,打折力度也很大。我推说去前面看看,店员紧接着说:以前的那家店已经改门面,真的没什么可看,你再往前走,可到儿童乐园了。
最近两年逛商场,这种情形经常出现。商场卖衣服的门面,不像过去有一整片小店,现在只有几家超大门面的品牌店。外国品牌广告做得好,价格也不贵,它们正在迅速抢占商场最黄金门面。而早年风头强劲的国产品牌,近几年正逐渐衰落。
与此同时,比商场低端的“卖场”“批发市场”,同样也在经历着变革。最近有媒体报道,上海卖服装的几条街,过去既零售也批发,一度红红火火,现已逐步凋敝。
线下服装销售行业的变化,最根本的原因是电商的崛起。很多线下商店把自家门店搬到网上,几十块钱的衣服曾是有些电商平台的主流。后来有了很多B2C、B2B等网站,大品牌店也开始把生意做到网上。再后来,这些平台的网店干脆成了工厂的线上门店,真正做到“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价格也奇低。
尽管这种业态广受欢迎,但批评的声音也不少。一个理由是:电商经济看起来方便,但是在毁掉中国服装业的长远——商家都想赚快钱,不想打品牌,从而将线下市场拱手让给外国人,自己则只是赚几十块利润。还有说法认为,购物太方便也不好,大家快买快卖,迅速消耗,生产的除了一大堆垃圾,还剩下什么?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貌似深刻的见解。有一篇假借英国爵士之口的文章就说,中国电商平台如此发达,看似方便,其实是在毁掉实体经济。一个商业小店铺,背后就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摧毁了其生存环境,那是社会的灾难。商场不只是买卖商品,更重要的是把人吸引到街上,产生各种“随机消费”。比如夫妻逛街,除了买衣服,还能吃饭看电影。电商毁掉商场,其实是在毁掉城市活力等。
这些批评都是基于“看得见的”:他们只看到线下的艰难,看不到线上商业的活力。确实,很多线下门店在关闭,但其实他们大多将店铺搬到了网上,反而活得更好。消费者坐在家中,遍览全国商品,选择更多,购物成本更低,这些都是很可观的福利。
中国服装品牌会因此而被毁掉吗?当然不会,且不说电商也讲品牌,就是线下实体行业,他们也还有很强的生命力。服装销售是体验性很强的购物活动,很多人还是愿意到商场去购买。对他们而言,只要价格不是贵得离谱,商场购物还是比点击下单愉快很多。这两年“虚拟现实”呼之欲出,但距离电商消灭实体还有很长距离。
当线下购物变成体验型、享受型的消费方式,利润率高的高档产品会更有优势。只不过国外商品在品牌化道路上走得更早,因此抢得了先机而已。其实,这些国外品牌也在积极抢占电商市场,主动降低身价迎合消费者。长远看来,国内品牌还有很大机会。
电商没有摧毁实体经济,而是在创造新的实体经济。中国有很多工厂都是依赖电商而存在,它们创造的就业机会,要比电商消灭的就业多。电商创造了快递行业,这是货真价实的实体经济。就连看似被电商消灭的“商场经济”,其实也没有萧条。只不过是熙熙攘攘的购物场地,变成喧哗沸腾的儿童乐园、餐馆、游戏厅。这些“体验型经济”过去不存在,将来也不容易被消灭。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