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扎克伯格必须得做更多的事情去证明他的公司更加在意它的用户,消费者选择高端产品的最终目的是相对更好的体验

0 Comment


电影《大腕》中有这样的台词:“什么叫成功人士,成功人士就是什么东西都买最贵的,不买最好的。”但在这一轮消费升级中,“只买贵的”,对于智能手机用户而言却并不是个好的选择。毕竟,随着消费者的成熟以及各价格段位产品所呈现出的整体体验差异的缩小,若干年前形成的通过价格来衡量智能手机最终体验的“潜规则”已经被打破。
Gartner研究总监AnshulGupta表示,高品质、低价格的智能手机的缺乏,使得消费者升级智能手机的需求变慢。消费升级浪潮虽然席卷智能手机市场,却正逢产品普及潮的结束和上一轮人口红利的消失,而1000-2000元段位产品正通过提供高品质、强体验、低价格创造新红利。
更合理的价格区间
综合来自不同机构的近十年智能手机市场数据,特别是在智能手机的模块化和标准化生产成熟之后,高端智能手机(3000元人民币或500美元及以上)几乎从来不是主力,而从近两年的趋势来看,1000-2000元档已是被消费者所接受的主流价格区间。
从极光大数据2017年四个季度发布的“主流手机品牌销量价格分布”数据来看,除小米外,头部国产品牌中的华为、OPPO、vivo等在售产品的主价格段均为1000-2000元,而国内在售的主要品牌中,除苹果iPhone及小米外,产品也均围绕1000-2000元布局。在钉科技看来,原因包括以下两点:
其一,消费者的选择。钉科技观察发现,接受近十年的市场教育之后,消费者的成熟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认识到千元以下入门级产品的一些不足,特别是经历过“山寨机”战争的用户应当深有体会;二是,意识到千元以上智能手机产品的体验差距在缩小,友盟+近期公开的一组数据显示,5000元手机用户购买下一部手机时,有28.5%会购买比原价格段低的手机,可以看成一个佐证;三是,明确消费升级是体验的升级,而不是支出的升级;四是,随着5G的即将到来,部分消费者需要的是一款可用的过度产品,从而缩小支出成本。
其二,厂商的压力。钉科技分析认为,厂商向1000-2000元档位聚焦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元器件涨价等原因使得定价在千元以下的产品难以为企业带来效益,且产品常常受到诟病;二是,溢价较高的产品往往令多数普通消费者却步,缺少购买欲望。
由此看来,1000-2000元档依旧是整个智能手机行业的机会,更是腰部主流品牌的机会。头部品牌,诸如华为、OPPO、vivo等厂商都在中高端市场逐步站稳脚跟或者持续上探高端市场;另外,自2016年手机迎来了一轮“涨价潮”,多重原因导致千元机市场呈现出萎缩迹象。据钉科技了解,近年来,中国市场千元机份额下降近十个百分点。千元机市场的萎缩几乎不可逆转,然而相近的市场需求并未消失,千元机市场萎缩的份额和头部品牌上探高端让出的份额,都可以由360手机等腰部主流品牌来填补。
被瓦解的唯配置论
产品的高端化,最直接呈现为价格的提高。智能手机价格的上涨有多方面的原因,刨除元器件等成本的上涨,附加值的提供、品牌溢价和配置更新是其中最主要的三个。相较于前两者的抽象,以“提供极致体验”为名义的配置升级造成的价格上涨,或许更能被消费者接受。
几年前的消费者常常会做出“迫不得已”的选择:为追求价格的低廉选择千元机或百元机,牺牲部分体验;为追求“极客”配置和更佳的体验选择高端机型,接受相对昂贵的价格。之所以说1000-2000元段位产品将迎来新红利,恰恰是因为曾经的“唯配置论”正在瓦解,产品体验差异的不明显使得消费者可以选择不再单纯为配置埋单。
不妨以芯片为例。此前,智能手机的升级过程基本上便是芯片和屏幕的升级过程,但芯片能力大小与手机性能高低、用户体验差异已不能再直接划等号。虽然产品价格可能差距颇大,但不同品牌的大量智能手机却搭载了相同处理器,无论是旗舰级别的高通骁龙8系或者中端的骁龙6系等,理论上来看产品差异或不显著。
除了芯片的相同或相似之外,早些时候被高端手机采用的4GB/6GB甚至8GB运行内存、金属机身、指纹识别、双摄像头、全面屏等,也逐渐被1000-2000元档位的产品采用。例如,360N5配置6GB运存,售价1399元,而同期产品几乎没有任何一款可以低于2000元。既然配置上的差别已经不大,若仅从价格来看,消费者自然能够做出更好的选择。
在缩小的体验差距
当然,消费者选择高端产品的最终目的是相对更好的体验,而不一定是为配置“发烧”。需要注意的是,除配置逐步趋同外,1000-2000元档的产品同高端产品的体验差距也在缩小,在一些细节方面甚至可能优于后者。
仍以芯片能力为例。芯片本身决定用户体验的下限,而芯片调试决定体验的上限。同样的芯片,能否做好调试,是能否获得更好体验的关键。高通的JeffLorbeck就曾表示:手机企业如果想要更好地宣传和销售产品,不是要简单地把重点放在CPU领导能力上,而是要做好调试。
除芯片调试之外,还要做到软硬结合,做好系统优化。例如从360近年来发布的N系列产品来看,单纯从是芯片等来看,参数配置并非业内顶尖,但将硬件与系统、软件和算法融合,同样可以打造出流畅不卡顿且能充分释放性能的高品质产品。聚焦1000-2000元档产品的360,新品或在5月发布,完全有可能再造系统优化范本。
另外,在细节体验方面,高端产品由于采用了所谓的“顶尖配置”未必能够做到精雕细琢,但1000-2000元档产品作为一些品牌的拳头产品却颇具匠心。
为实现更有沉浸感的游戏体验,去年末发布的1699元起的360N6Pro专为玩家开发的“游戏加速器”,通过游戏性能专属优化、游戏免打扰、管理来电等多重措施提供更佳游戏体验。反观一些高端产品,并未有类似的巧思。
更容易被接受的价格及体验差距的缩小,令1000-2000元档优秀产品的相对优势正显露无疑。为了更好的体验,消费者曾经或许不得不为高端机型相对昂贵的溢价埋单,而现在,他们已经有了更多选择的空间。从国内市场被国际巨头主导到中国品牌强势走向全球,国产手机已经在世界市场留下了中国印象,而1000-2000元档的优质产品将通过高品质和低价格真正释放中国力量。

4月9日,第六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简称CITE2018)在深圳会展中心正式拉开帷幕。此次博览会以“智领新生活慧享新时代”为主题,共设置9大特色展馆,从人工智能、新型显示、物联网等多领域,系统性地展示了电子信息产业的领先技术和产品。
作为彩电领域智慧生活的倡导者和引领者,TCL展区涵盖X/C/P系列产品展区、AI体验区、SmartHome体验区、私人影院体验区等,展出的产品包括春季新品X5原色量子点电视、C6新剧院电视、P5超薄新曲面电视,以及X6私人影院、C5都市蓝调电视等诸多精品。图片 1

在苹果CEO蒂姆·库克最近接连公开批评Facebook后,该社交网络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近日作出回应。他称,库克的言论是“夸夸其谈”,“与事实不符”。他还讽刺了苹果产品的高定价问题。
在Facebook遭遇数据泄露丑闻之后,一向谨慎少言的库克却多次公开评论Facebook及其首席执行官。“事实是,如果我们将我们的用户货币化——如果我们的用户成了我们的产品——我们可以赚到很多钱。”他在上周录制的采访中向科技博客Recode的卡拉·斯韦什(KaraSwisher)和MSNBC的克里斯·海耶斯(ChrisHayes)表示,“但我们选择了不那么做。”
4月2日,扎克伯格在接受Vox的以色拉·克莱因(EzraKlein)的播客采访时回应了库克的言论:
“你知道,我认为,你不付钱我们就不会关心你的说法是夸夸其谈,与事实完全不符。事实上,如果你想建立一个服务来帮助连接世界上的每个人,那么有很多人会无力付费。”
扎克伯格认为,这就是为什么采用基于广告的商业模式是唯一“理性”的、能够支持这种广泛服务的模式的原因。
然后,他暗讽了一番苹果产品的高定价:
“但是,如果你想建立一款不仅仅为富人服务的服务,那么你需要有提供某种人们能够承受得起的东西。我想,多年前推出Kindle阅读器的杰夫·贝索斯(JeffBezos)在这方面有很好的发言权。扎克伯格说道,“有的公司努力向你收取更多的费用,还有的公司努力向你收取更少的费用。”而在Facebook,我们显然是属于那些努力减少收费的公司,而且我们提供的是一款人人都可以使用的免费服务。”
扎克伯格表现出这样的防御性反应,很有可能是因为库克上周受访时说的那些话。在另一次交流中,斯韦什问库克如果他处在扎克伯格的情况中会怎么做。“我不会陷入这种情况。”苹果首席执行官答道。
库克还在上周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要解决与Facebook相关的隐私问题,必须要有一些“经过精心设计”的法规:
“不管是谁,能够知道你多年来浏览过的内容,你的联系人有谁,他们的联系人有谁,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以及你生活中的每一个私密细节——我个人认为,都是不应该的,不应该存在。”
在克莱因的博客中,扎克伯格再次讽刺库克和苹果的高定价问题:
“我完全不觉得提供免费的服务会意味着我们不在乎用户。相反,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会全都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注:被劫持人质对劫持者产生好感并同情、宽容他),让那些努力向你收取更多费用的公司更多地说服你,他们其实更加在乎你。因为对我来说这听起来很荒谬。”
业内人士认为,在Facebook曾为了用户增长不惜一切代价的最新报道传出后,扎克伯格必须得做更多的事情去证明他的公司更加在意它的用户,而不是更在意别的公司的CEO说了些什么。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