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的核心员工被通知,乐视大厦整栋大楼出售

0 Comment

乐视的病灶远比资金链问题严重得多。
乐视危机不但让机构和普通投资者深陷泥潭,受到连累的还有内部员工。
乐视的病灶是“钱”吗?新乐视很难贸然复牌
据媒体11月20日报道,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的核心员工被通知,其手中的股权全部“清零”,这让原乐视核心中高层、普通员工手中的股权协议书成为一张“废纸”。员工股权的授予还要追溯到两年前,彼时贾跃亭曾对乐视系公司全体员工宣布,要拿出乐视控股原始总股本的50%用作员工激励;但随着今年年初融创的进驻,持股平台的售出,承诺自然难以兑现了。
就在几日前,融创刚刚向新乐视提供17.9亿借款及30亿贷款担保,孙宏斌再次动用真金白银救场,与中邮等公募基金第三次集体下调乐视网估值前后脚。11月15日-18日,多家基金再次宣布下调乐视网股票的估值,调整后价格为3.92元/股或3.91元/股。
按照目前股价,乐视网倘若复牌或要经历连续十余个跌停。如此一来,几乎全部股权质押的贾跃亭股份将面临爆仓风险,作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的孙宏斌的150亿也将缩水百亿。面对如今与自己捆绑甚密的乐视网,融创当然需要自救。
不过,融创年初的注资也好,近日的借款也罢,真的能助乐视走出泥潭吗?换句话说,乐视当前的问题是资金问题吗?
年初孙宏斌入主乐视时,称“150亿元是一笔不小的投资,但对融创现阶段的现金流来说不是一个问题。”不过,随着贾跃亭远走美国继续造车梦,境况也随之改变。在只开了15分钟的半年度股东大会上,场内是股东大会,场外是讨债大会。孙宏斌表示“确确实实有很多困难,有什么困难我不知道”,“上半年亏了6个亿,有人问亏了那么点儿吗,我都不知道。”
对于如今的乐视危机,倘若以为靠“钱”可以解决,便未免天真了。8月下旬,乐视的股票再被质押,不过,这次的主角不是贾跃亭,而是“不差钱”的融创中国。如此来看,融创借给乐视致新和乐视网17.9亿,对乐视来说更可能是杯水车薪。乐视的病灶远比资金链问题严重得多。
最大疑问就是乐视网是否涉嫌IPO造假。乐视网2010年创业板上市之初,就曾受舆论质疑。虽然,贾跃亭在国外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乐视网涉嫌IPO造假予以否认,但毕竟不能由贾跃亭自己说了算,需要由监管部门详细调查之后才能有确切结论。按照相关规定,一旦乐视网在招股书中的虚假陈述被认定,其IPO即构成重大违法行为,乐视网也将面临强制退市风险。
第二个疑问是,乐视网是否涉嫌关联交易。乐视网2016年销售前五大客户均为乐视网关联方。贾跃亭称:“乐视上市公司之前和非上市公司之间的合作是业务需要,并不是关联交易”。但不可否认,在乐视网的审计报告中,会计师事务所曾以强调事项段的方式提醒投资者上述问题。今年5月,深交所再对乐视网2016年年报发出问询函,要求乐视网就应收、预付账款及关联交易等16项问题做出详细披露。
确实,乐视网是创业板十大权重股之一,也曾是A股市场新经济公司的旗帜。负面消息不断的乐视网,不但让持有股份的投资者备受煎熬,也让创业板甚至A股市场处于疑虑。对于这样一家举足轻重的公司,所有人都希望它尽快重入正轨。但在IPO是否涉嫌造假、关联交易等问题有一个明确说法之前,资金估计也不敢贸然进入,其资产重组也难以有实质进展。在没有实质利好的情况下,新乐视也很难贸然复牌。

12月初,江苏扬中地区阴冷潮湿。而新坝镇永治小区居民葛金顺的家中却非常温暖舒适,中央空调、热水器和厨卫设备正常运行。这都得益于通过家用光伏系统构架起的“小型家庭微电网”。
扬中市供电公司副总经理陈成介绍,自2015年起,扬中市充分利用良好的新能源产业基础,提出了绿色能源岛的建设目标,重点建设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等清洁能源项目,促进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戴彦德日前在“新时代经济发展与能效管理论坛”上表示,我国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约6亿千瓦,占全国总发电装机的35.1%。可再生能源发展结构近年来得到进一步优化,新能源集中与分散发展并举的格局正逐渐形成,其中新增光伏发电装机中分布式光伏发电超过三分之一。
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达1.17万亿千瓦时,约占规模以上全部发电量的25%,其中风电、光伏发电、生物质能发电量同比分别增长26%、70%和25%。
在浙江温岭,国网浙江温岭市供电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说,到“十三五”期末,温岭市光伏发电项目总装机容量计划将达到180兆瓦以上,包括集中连片住宅区、企业分布式光伏发电、渔光互补、农光互补等,进一步提高可再生能源消费比重。
专家表示,《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到2020年底,太阳能发电装机将达到1.1亿千瓦以上,其中,光伏发电装机达到1.05亿千瓦以上。考虑到电力需求增长加快、光伏发电的成本快速下降、分布式光伏发电发展加快等因素,未来几年光伏发电发展仍有空间。

久久等不到贾跃亭回国的乐视,似乎终于走上了变卖物业资产以换取资金的“末路”。昨天,记者从房地产市场获悉,乐视已委托北京的多家中介公司出售位于东四环的总部大楼——乐视大厦,报价14亿元。物业被认为是乐视剩余的为数不多的有价值的资产,可即便这样,多家公司都向记者透露卖楼难度巨大。
14亿元挂盘总部大楼
“朝阳公园桥东,乐视大厦整栋大楼出售,面积2万平方米,售价14亿元,看房随时!”昨天,多家中介公司的经纪人在朋友圈中挂出了整售乐视大厦的消息。随后,经纪人向记者证实,这栋正是乐视总部大楼。“楼里好像还有人办公,但房源确实委托给几家中介公司挂出来了。”一位了解内情的门店店长告诉记者。
位于东四环的乐视大厦,原名宏城鑫泰大厦。2013年,蒙眼狂奔的乐视随着业务的发展,原有办公大楼已无法容纳员工人数,遂于当年整体搬入宏城鑫泰大厦。2014年,乐视买下宏城鑫泰大厦,更名为乐视大厦,成为乐视集团的总部大楼,隶属于乐视控股的资产。
“尽管总部大楼的产权不在乐视网(15.330,0.00,0.00%),但通过整栋出售的行为可以看出,乐视的资金链条依然很紧张。”一位人士告诉记者,物业资产已经是乐视剩余的为数不多、易于脱手的资产了。
乐视大厦曾被抵押
虽然是北京核心地段商业楼宇,但在记者采访中,所有地产圈人士对乐视大厦脱手都很悲观。“大家都知道,乐视大厦处于抵押之中,乐视又有债务纠纷,这对买家来说犹如一个烫手山芋。”一位店长这样告诉记者。
今年4月份,易到创始人周航怒斥乐视,称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以易到为主体,获得了一笔14亿元的联合贷款。周航的这一言论,将易到推入舆论旋涡,也将乐视大厦的金融操作公之于世。
对照周航的表述,此次14亿元的报价,和当年的贷款额度一致。“这么大额的标的,谁想当买家都得先搞明白深藏于内的债务纠纷。”中介公司表示,目前乐视只是委托代理,还没有进行房源核验,“目前还不知道谁是真正做主的人。”
债权人可要求财产保全
处于抵押中的资产,购买起来究竟有何风险?记者就此咨询了房地产业内人士。“如果只是单纯抵押没有债务纠纷,其实只要办理解抵押即可,但乐视是深处债务旋涡的。”资深人士告诉记者,乐视欠债多,债权人有权要求财产保全,也许在乐视卖楼的同时,法律程序已经走在前面,那就很可能出现过户之前资产被法院查封的风险。“也许,对乐视来说,最可能的还是走司法拍卖途径。”
入夜时分的乐视大厦,仍旧有员工在楼里办公。乐视大厦售卖的消息令他们本就紧张的神经又绷紧了一些。也许,不知哪一天,大厦就不再属于乐视。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