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西安信息港项目一期为酷派继西安研发中心后,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的核心员工被通知

0 Comment

日前,酷派集团西安研发中心被曝“裁员”,而其在西安投建的信息港项目亦已停工多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占地131亩的西安信息港一期项目已停工近一年,按照项目披露规划,该项目体量为1#综合楼,七座厂房。
然而,在2016年完成综合楼主体建设,厂房尚未开建,便落荒至今。就上述项目情形,酷派集团品牌部一名工作人员称,上述项目停工与拆迁有关,目前公司已经找到了合作的承建商,将会通过合作承建的方式,进行后续一系列开发。
而对于西安两项目均出“问题”,是否意味着酷派放弃西安市场?对方则表示,“西安业务我们是继续保留在做的。”至于西安的公司未来从事何种业务,对方表示目前还不确定。
百亩信息港项目停工许久
西安铁路南横线以南,蛟河以北,沿着西安西沣路一直南开,便能寻到酷派西安信息港项目所在地,从项目外面看,只能看到一栋约十多层的玻璃外观大楼被围挡。
走入的项目入口处,只有一位看门的工作人员,围挡的场内杂草丛生,看起来已经荒芜许久,工程规划公示牌没入泥土中,已经看不清原来模样,十多层玻璃外观的大楼门口则贴着封条,显示为2017年元月18日封。
门口的施工公示牌写着“西安信息港项目一期”,在离项目围挡不远处,是项目承建方中国建筑(601668,股吧)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的临时项目部,亦荒废多时。
“酷派和中建八局签的合同,先盖综合楼,但后来酷派没钱了,给八局的施工款没结完。”看门的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其为中建八局所雇用,上述项目停工后负责看门。
记者查询发现,西安信息港项目一期为酷派继西安研发中心后,在西安投资的第二个项目,项目建设后可实现年产600万部3G智能手机的生产能力。
据项目在西安市环保局的环评公示,该项目(原名为西安酷派宇龙产业园一期)占地131.187亩,总投资6亿元,总建筑面积18.44万平方米,建设内容包括1#综合楼,2#、3#、4#、5#西安信息港项目一期为酷派继西安研发中心后,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的核心员工被通知。、6#、7#、8#七座厂房以及新建地下车库一层。
记者拿到的该项目中标资料显示,中建八局承建了其中的综合楼项目。另据西安高新区官网信息,6#厂房则由西安高新区管委会下属的高新配套公司代建。
然而,记者实地调查发现,上述项目目前只建设了1#综合楼,厂房项目并未开建,便停工至今。
公司公告未做任何披露
据西安酷派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与中建八局签署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西安信息港项目一期综合楼项目,为地上主体15层,高68.1米,合同总价为7396.95万元。
综合楼从建设到完工近1年半时间,于2017年1月18日被封。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酷派集团2007年至2017年11月19日所有公告,发现上述西安项目投资、开建,到如今停工,酷派集团对项目信息并未做任何公开披露。
对于西安两家公司,酷派集团每年年报中“附属公司”一栏略有提及,信息仅限注册资本及上市公司对其100%控股。除此之外,只有2013年和2014年提到西安酷派软件技术有限公司获认定为软件企业,因此享受减免税率;2015年提到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税率15%。
然而,涉及深圳酷派信息港项目的内容,酷派集团则予以详细公告,今年10月17日,酷派集团公告称其子公司参与合作开发酷派信息港城市更新项目一期、二期、三期。目前,该项目一期工程已建设至地上十层,目前为停工状态;该项目二期为城市更新项目,目前尚未拆除;该项目三期为空地。
《证券法》第六十七条明确规定,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将有关该重大事件的情况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和证券交易所报送临时报告,并予公告,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法律后果。
对此,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亦表示,“6亿元的项目对任何公司都是一项重大投资,如果已经出现停工,对公司财务状况和未来盈利能力都有重大影响,属于公司经营中的重大事项,必须及时充分披露。否则,属于信息披露违规,是证券法所禁止的虚假陈述违法行为。”
酷派集团缘何未对西安信息港项目做任何披露?11月18日,酷派集团品牌部一名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上述西安项目没有达到公司发公告的标准,“我们不可能什么都发公告,只有达到一定的级别具备一定的价值的,我们才会发公告。这个标准我们都是按照证券公司的标准来的。”
公司称项目将会进行后续开发
如今,酷派西安信息港项目一期综合楼披着封条静静伫立,而据项目工程完工报告显示,综合楼工程于2014年11月开建,早在2016年3月已经完工。
在完工当年的11月,中建八局曾发给西安酷派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酷派设备公司)工程完工验收申请表,恳请酷派设备公司尽快进行完工验收。不过,中建八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酷派尚未进行完工验收。
“他们还欠我们一部分工程款没有支付到位。目前他们的意思是,等他们资金周转过来后,给我们支付工程款以及办理竣工结算。所以现在都停着,都在等。”上述人员称,尚不知情信息港项目后续是否还会进行,以及何时进行。
不过,酷派集团品牌部工作人员回应记者称,上述项目并非烂尾而是停工,“是因为当地出现了”钉子户”,我们公司不可能强制拆迁,所以需要找政府帮助协调。我们正在跟政府沟通,基建的同事也在全力配合政府推进这个项目。现在他们已经找到了合作的承建商,后面我们会通过合作承建的方式,进行后续一系列开发。”
至于上述项目何时复工,对方表示,“今年受乐视方面影响,我们也出现了一些资金问题。在有限的现金流下,我们需要把钱先投到业务板块,我们得先活下来。等资金回流了,我们才能考虑下一步基建的扩展。手机推动完了之后,基建估计很快就重新回归正轨了。”
2007年和2013年,酷派在西安设立两家子公司:西安酷派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即酷派西安研发中心,主要负责提供手机产品设计及软件开发;酷派设备公司,主要负责投建西安信息港一期项目。
酷派西安研发中心曝出“裁员”,信息港项目又停工近一年,这是否意味着酷派将退出西安业务?上述工作人员则表示,“西安业务我们是继续保留在做的。”但由于公司转型,所以还不清楚之后西安公司将承接什么业务。

正陆续将乐视的“核心资产”抵押给了孙宏斌的贾跃亭,可能只剩一个梦。然而对于乐视系公司的核心高管及员工而言,连做梦的权利都没有了。
乐视上市体系公司乐视网和乐视致新终于迎来了融创中国的新一轮资金支持,不过,乐视系公司的大部分员工却高兴不起来。
近日,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的核心员工被通知,其手中的股权全部“清零”,这让原乐视核心中高层、普通员工手中的股权协议书成为一张“废纸”,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选择愤然出走。而贾跃亭原定的乐视全员股权激励计划也正式变为“泡影”。
该事件要追溯到今年年初乐视获得融创中国的150.41亿元战略投资。在此笔交易中,贾跃亭将乐视网及鑫乐资产所持有的乐视致新10%和15%的注册资本以约50亿元卖给了孙宏斌。而鑫乐资产正是乐视系员工的持股平台。
乐视内部人士向《证券日报》透露:“如今随着此笔交易的完成,员工的持股也一并被宣布‘作废’。”
突被“清零” 昔日承诺股权成“废纸”?
贾跃亭对外宣称其向乐视网借款的承诺无法兑现。不过,除此之外,其还有一项承诺,也未兑现。
随着融创中国的进驻和加速渗透,乐视系公司迎来几波大规模换血。众多员工主动或被动从乐视系公司离开,其中不乏核心中高层人士、核心技术人员。
然而近日,在部分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核心高层离开时,其被融创方面告之他们此前所享有的公司的股权已经被“清零”。
“当初贾跃亭各行业内‘挖’了一大批精英和翘楚,给出的条件便是相应公司的原始股,而如今这些人的股权却化为‘泡沫’。”一位接近乐视人士表示。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该笔股权的授予要追溯两年前,彼时贾跃亭曾对乐视系公司全体员工宣布,要拿出乐视控股原始总股本的50%用作员工激励,以实现大乐视的“人人持股”计划。
2015年11月份,乐视全体员工收到了一封名为《全员激励计划正式启动》的邮件。邮件内容称,乐视控股将拿出原始总股本的50%作为股权激励总量给予员工,且原则上不需要出资购买。
当时有乐视高管对外透露,根据公司的规划,乐视控股预计在2022年实现IPO,并估算届时市值达到1.7万亿元。当时有业内人士初步计算,一旦乐视控股上市,乐视员工将可能获得8500亿元的财富。
今年年初,孙宏斌向正面临巨大资金缺口的贾跃亭伸出“橄榄枝”,融创中国以150亿元成为乐视上市体系中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同时成为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的重要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笔交易中,融创中国分别受让乐视网及鑫乐资产所持有的乐视致新2923万元(占乐视致新总注册资本10.3964%)和4417万元(占乐视致新总注册资本15.7102%)注册资本,受让价格分别为23亿元和26亿元。?
而鑫乐资产实际上为乐视系员工的股权平台。一位乐视系公司的员工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贾跃亭此次出售给孙宏斌的鑫乐资产所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权,实际上是乐视员工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权,虽然贾跃亭是鑫乐资产的大股东,其可以出售该笔资产,但其在进行此笔交易时却违背了对员工们的承诺。”
“当初,公司在实施股权激励计划时,与每位员工都签署了协议。公司与员工约定行权条件,也约定了如果员工离职可以把自己名下的一半股权带走,但现在这些被公司激励出去的大部分股权都已被贾跃亭转让给了孙宏斌。”乐视某中层人士告诉记者。
他透露:“在乐视引入融创时,公司内部员工对此笔股权转让提出过质疑。不过,当时公司方面给出解释是,该笔被转让给融创中国股权本来应该是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权,但由于该笔股权处于质押状态,无法动用,所以贾跃亭临时借用员工持股平台鑫乐资产持有乐视致新的股权以完成交易。同时,贾跃亭对公司员工承诺:未来其赎回质押股权后会还给鑫乐资产。但事后,我们发现其质押的股权已经被轮番冻结,且其从融创获得的钱也没有用于赎回这笔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网在今年1月份发布公告时明确表示,鑫乐资产将使用其对融创出售资产的资金通过平价交易或其他合理方式获得乐视控股所持有乐视致新相应比例股权,继续用于员工持股。彼时也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这笔资金极大可能是会被流入乐视控股之中,而不是归属员工。
“当时,贾跃亭承诺我们会赎回乐视致新的股份,而如今我们手中协议上的原始股对应的‘股权池’都没有了。虽然我们知道手中的原始股已经贬值,且短期无法行权,但如何行使权力和是否算数是两码事。如今我们感觉都被骗了。”一位乐视子生态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
据了解,在此次交易完成后,乐视致新的股权结构为:乐视网持有乐视致新40%的股权,仍为控股股东;嘉睿汇鑫持有乐视致新33%的股权,成为乐视致新第二大股东。而鑫乐资产持有乐视致新仅有1.9777%,所剩无几,在股东名单中位居第五。也就是说,目前鑫乐资产所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份完全无法支撑当初贾跃亭承诺给予公司员工的股权。
而这种现象不仅是在乐视致新,在乐视云、乐视体育等乐视系子生态的公司中也均存在。
对此,乐视网董秘赵凯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此笔员工的持股,实际上是贾跃亭实施的全员激励计划。其愿景是实现乐视系公司员工的‘人人持股’,不过由于后来爆发了资金危机,部分公司的股权激励计划遭到搁置,仅有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的员工签署了协议。”
他表示:“这是贾跃亭当时实施的对员工激励的一种方式,其确实对员工承诺过这笔股权归员工所有。”不过对于该笔股权具体细节,他表示该事件是由公司的长期激励组负责,且自己目前已休假,对公司的具体情况并不了解。但对于乐视网员工的持股情况,其称:“未受到影响。”
“我们对于老贾走到今天的不易也很理解,也知道公司的状况。但离职后时,被公司告之此前被授予的原始股已被‘清零’,这是对我们权益的侵犯。且到现在公司也没有任何人对这个情况有个说法。”一位刚刚离职的乐视系公司高层人士无奈地向记者表示,“对于行权的条件,我们都可以遵守。目前我们不是要求行权,而是要问‘池子’哪去了。”
人事震荡频发 重要原因:股权已变
而高管手中的股权被“清零”,也加速了乐视高层人员大规模出走。
乐视公司全球投融资主管郑孝明、乐视控股CFO吴辉、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乐视网市场传播营销高级副总裁兼乐视致新CMO任冠军、乐视CMO张旻翚、乐视商城赵一成等高管目前均已离职。上个月,乐视网CEO梁军也对外宣布已递交了辞呈。
而这些高管大多是贾跃亭在前两年花大力气“挖”来的人才,而让这些乐视核心高层出走的重要原因是:股权已变。
一位乐视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近年来,由于资金紧张,乐视致新、乐视云、乐视体育等乐视系公司给员工发放的大部分年终奖、奖金都是原始股,但实际上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对于包括众多高管在内的乐视员工来说,此前其手中持有的股权具有可回报性,这让他们对乐视的未来仍有信心,并坚持信念。但现在,对于这部分员工来说,不仅奋斗多年的成果没有了,对公司预期和憧憬也没了。没有了未来,这也是导致众多高管纷纷离职的重要原因。”一位接近乐视人士称。
据了解,持有乐视网期限的法定高管,在乐视网股价最辉煌的时候也未出现过大规模减持现象。
“很多高管都持有乐视网的股票,但乐视网上市以来,几乎没几个高管减持过,实际上贾跃亭在内部也要求公司高管不减持。由于行权要交极高的税,很多高管这么多年在乐视不仅没有挣到钱,且还交了大量的税费。”上述乐视内部人士告诉记者。“部分持有乐视网大量股权的高管也在大股东质押股权时与其一并签署了担保协议并承担连带责任,目前其股权大多也处于冻结状态。”
他告诉记者:“当初贾跃亭在业内‘挖’的大量人才时承诺给予的全部是股权,而如今这些股权作废了,在员工中震动很大。被公司授予股权激励的员工涉及几千人。”?
对此,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兆全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贾跃亭将承诺给乐视高管的股权放在持股公司中,实际上就是代持行为。这样的情况下,贾跃亭是显名股东,其他人的股东身份不能在法律上显示出来。所以,贾跃亭出售股权没有法律上的障碍。但是,既然是其承诺给其他高管的股权,如果没有得到他人授权贾跃亭就进行处置,则侵犯了这些实际股东的权利。而实际持股人可以向贾跃亭要求赔偿。”

一直以来,苹果公司都将大部分行业利润与高留存率结合在一起,这样他们就能保持较高的销售额和利润。与此同时,苹果还能够为其研发工作提供资金,并支持其应用生态系统保持领先地位。苹果能够赚最多钱,能卖出更多的iPhone,这反过来又增加了它的安装基础,从而产生了更多的收入和利润,这样的良性循环,现在依然还在继续。
Canaccord
Genuity的分析师估算了大部分主要智能手机厂商的利润比例。根据分析师的计算,虽然说苹果公司在2016年9月的季度利润比例下降到了72%,但是,在刚刚结束的2017年9月的季度中,苹果的利润依然是三星的三倍!
让我们来看这一组数据,苹果在2014年的利润份额为77%,收入份额为42%。到了2015年,他们的利润份额达到高峰,来到了90%,收入份额为51%。2016年,这两个数值分别为83%和50%。在2017年结束的三个季度中,苹果的季度利润份额分别为84%、68%和72%,收入份额则为51%、38%和42%。
相对的,三星在2017年的季度利润份额则为15%、25%和24%。而收入份额则为29%、37%以及35%。
除了苹果和三星以外,分析机构还提到,华为是另外一家能保持盈利的智能手机生产商。不过,在分析的过程中,他们也排除了一些我国的智能手机厂家,因为它们并没有提供自己的财务信息,不过分析师们也提到,像Vivo和OPPO,他们总体上保持了盈亏平衡,所以他们并不会影响到苹果与三星所占据的利润和收入份额比例。
正是由于苹果能一直长时间保持iPhone销售良好-获得更多的收入和利润-将更多资金投入到研发-保持生态系统的领先地位-提高用户的基数-卖出更多iPhone赚更多的钱这样的良性循环,所以,iPhone在智能手机利润方面,继续占据主导地位丝毫不让人感觉到意外。
苹果今年为我们带来了iPhone8系列和iPhoneX,而iPhoneX的销量很可能会创造一个很惊人的数字,也许等到2017年最后一个季度结束之后,苹果在智能手机利润方面领先的幅度,有可能会继续扩大。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