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锤子趁势发布坚果pro2,正式履新索尼CEO

0 Comment

4月1日,日本消费电子巨头索尼完成最高管理层的人事更迭,原CEO平井一夫出任公司董事长,原首席财务官吉田健一郎正式履新索尼CEO。图片 1

罗永浩认为锤子已经活过来,并非之前时时徘徊生死边缘。
4月9日下午,锤子手机90分钟的发布会,主菜坚果3只占用了30分钟。剩下的时间,罗永浩祭出包括手机壳、手机套、充电宝、T恤、鞋子等在内的“大礼包”,以及好友刘江峰新推出的智能门锁。
“很抱歉,今天没能带来更大的惊喜。”罗永浩最后说,为了表示诚意,他预告一个月后“会带来真正的旗舰手机。”
罗永浩将2017年视为“起死回生”的一年,在经历2016年“长达十个月随时倒闭”的阶段之后,去年,锤子凭借坚果pro活了下来,“这款手机六个月卖了100万,成功救活了公司。”
六个月后,锤子趁势发布坚果pro2,但今天发布的坚果3看上去并不像是前两版的升级。发布会过程中,罗永浩屡屡表示本想委托同事来开这场发布会,但出于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从封闭研发中心赶到会场。
寻找正轨
客观来说,坚果3诚意稍显不足,类小米mix系列的外形,三面窄边框,摄像头下置,下面边框较大,后置采用双1300万像素摄像头,前置为800万像素摄像头,售价方面,坚果3的4GB+32GB版本1299元起,4GB+64GB版本为1599元。
令人惊讶的是,坚果3依然采用高通骁龙625处理器,这是两年前OPPOR9s以及红米4高配版所采用的处理器版本。但同时,骁龙625也是大多数千元机的选择,小米去年年底最畅销的产品之一红米5Plus也是采用这款处理器。
从产品节奏来看,坚果3的发布时间并没有踩准时点。国内几乎所有手机厂商都会在上半年和下半年择机发布一款旗舰产品,或许是锤子真正的旗舰机还要等到5月份,而距离上次坚果Pro2用时已久,为了不造成产品断档,坚果3被强行推出。
过去几年,锤子的路径极其坎坷。很多时候,为了生存下去,发布的产品并非能满足团队要求,只是为了能撑过去。2016年下半年,锤子发布M1、M1L两款手机,外界给其冠上“妥协”的帽子,“这不是一个妥协的产物,而是灾难的产物。”罗永浩曾说。原因在于面对一款即将出炉的产品,即便不满,但锤子还没有任性到可以直接“砍掉整个项目”,只能不断调整,尽可能降低灾难,降低对公司的损失。
这也是锤子过去几年产品节奏感不强的主要原因,公司并没有强悍到在产品上足够任性,因为生存危机还没有解决。
这种妥协感终于在去年坚果pro面世时画上休止符,媒体用“骄傲”、“回归”等词来表达对锤子的认可,事实上,这确实也是锤子历史上最成功的产品之一。但从今天的坚果3来看,似乎并没有保持坚果系列之前的水准。
未来在哪里 对于国内大多数手机厂商而言,2018年只会更艰难。
4月9日,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2018年3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报告显示,今年1-3月,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为8137万部,同比下降26.1%。
手机出货量递减的同时,品牌集中度也愈发明显。今年1月,国际市场调研公司CounterpointResearch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智能手机厂商中,华为、OPPO、vivo、小米、苹果分列出货量的前五名,市场份额占比合计高达77%,2016年这一数据尚为67%。
去年年底,小米创始人雷军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也曾就国内品牌的市场份额一事表示,“中国市场这两年基本已经成熟,我们也排到前五了,我们四家(注:华为、小米、OPPO、vivo)加苹果。这五家大概占到了72%、73%,还有20%多的市场份额。我觉得前五名一定会长到90%多。我们这几家要是说竞争,还没有到拼刺刀的时候。”
对于大部分无法安全上岸的手机品牌,抱团取暖是一种解决方案。锤子从出现那天起,就不缺乏“卖身”的传闻。今年三月初,曾有媒体曝出锤子将与360手机合并,但随后罗永浩在微博上否认,现在来看,双方或许确因此事沟通过,但现在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罗永浩认为锤子已经活过来,并非之前时时徘徊生死边缘。对于生不逢时的锤子而言,从出生到站稳脚跟用了六年,发布首款产品的2014年,行业竞争已经十分惨烈,或许只有在没有生存之忧之后,罗永浩才能安心坐在牌桌,爽爽牌看如何走下去。

金立集团近日确认,其位于东莞的金立工业园将有一半员工离开,并表示,裁员是金立自救的系列措施之一。此时,距离1月10日刘立荣股权被冻结的消息曝出已近90天。
裁员50%自救融资尚无消息
金立智能手机官微发布声明,对金立工业园目前的一些情况进行了说明。
金立在说明中表示,金立集团自危机发生以后,前期采取了引资保生产方案,现在采取了裁员降费用,引资保生产的方案,于上周五正式发文,对金立工业园的部分员工通过协商解除劳动合同。
未来,金立工业园将保留50%左右的员工继续生产,保证生产线的正常运转,同时也有ODM厂商协助生产金立手机,为金立在国内与海外的订单供货。
金立强调,与员工解约是以平等自愿为原则,协商一致为目标,并非强迫行为,尊重员工自主选择,不强迫、不威胁、不利诱、不欺骗。补偿标准严格执行《劳动合同法》相关条款,对离职员工按照“n+1”的方式进行补偿,并与员工签订补偿协议书,经济补偿金分期支付,自补偿协议签订次月起开始支付,按每月支付1个月补偿金的方式进行,最长8个月内支付完毕。
若员工不愿解约或员工不同意分期支付,可以不接受解约,金立会继续保留劳动合同关系。对孕期、产期、哺乳期女职工等特殊人群,不纳入协商解除劳动合同范畴。
金立表示,裁员是金立自救的系列措施之一,公司董事会和经营班子对金立的重组充满信心,恳请各位给我们多一点时间度过这个难关。
刘立荣曾在之前公开表示,对于目前金立的现状,会分三个步骤来解决问题。首先,金立会引入合作伙伴,确保生产与销售;第二,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第三,出售资产偿债,获取债权人支持。
债务危机后的金立,一直在尝试进行融资活动。
此前有消息称,接盘方是海信。对于此消息,金立方面也曾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确实正在洽谈融资,并且应该会有战略资金进入,但都与海信无关。
此外,金立官方此前也向《证券日报》记者否认了刘立荣在重组中出局的可能性,金立方面表示,“不可能出局,因为刘立荣是金立的灵魂人物,融资这件事情都是他亲自在谈的。”
此后,融资方面再无新消息。“听说刘立荣去美国融资,还融到了蛮多钱,但现在看来可能只是一个说法吧。”有业界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另有业内人士在与记者交流时认为,融资的事情应该没那么快。
豪赌全面屏遭遇市场整体下滑
关于债务问题,刘立荣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金立资金链问题爆发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营销费用与投资费用投入超限。2016~2017年金立营销费用投入60多亿元,近三年对外投资费用30多亿元,两项费用接近100亿元,对金立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导致货款周转困难,在拖欠货款后被供货商申请资产保全。”
的确,金立在品牌运营上一直很舍得。
再次掌舵的刘立荣,重新梳理产品路线,形成了M、W、S、F和金刚5个产品系列;果断砍掉“小清新”的产品定位,带领金立重新回归以“续航”为卖点的“商务”路线,并在此基础上添加了新的内涵—“安全”。
为了建立全新的品牌形象和影响力,刘立荣更换了金立的logo,并加大了在营销层面的力度。斥巨资冠名、赞助了《笑傲江湖》《最强大脑》《楚乔传》等热门综艺、影视节目,其中某些节目的冠名费均为上亿元级别;先后邀请冯小刚、余文乐、吴刚、薛之谦、刘涛、柯洁等当红明星担任品牌代言人。
金立这两年的运营策略看起来与OPPO、vivo颇为相似,都不遗余力地争取大牌明星代言和热门综艺冠名。这种高举高打的营销策略也的确为金立带来了品牌曝光度,2016年,金立手机的全球出货量约为4000万台,相对2015年增长了21%。
因此,在2017年年初,刘立荣立下目标,2017年金立国内的销量保底销售3000万部,并挑战3800万部。
但这样的增势并没有如愿持续下去,金立2017年的出货量反而暴跌至2600万台。2017年金立手机在中国的销量为1494万台,排名第7,份额仅为3%。这与刘立荣在年初设定的目标相比,缩水了一半。
这里面有手机市场整体不乐观的背景。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所发布的《2017年国内手机市场运行情况及发展趋势分析》显示,2017年国内手机出货4.91亿台,同比下降12.3%。
在整体下滑的残酷市场中,刚刚从功能机的辉煌、落败中醒过劲儿来,在智能机时代渐有起色但尚未站稳脚跟的金立,情急之下,打法就有点乱了阵脚。
2017年11月份,刘立荣开启金立“全面屏”战略,一口气发布了8款全面屏手机,价格覆盖从低端到高端各个区间。然而,中国智能手机行业已经触顶天花板,从增量市场转为存量市场,激进的扩张战略为资金链危机埋下了伏笔。
而那场模仿OPPO的形似神不似的电视台发布会,也成了金立当时战略想法不够清楚的一个注脚。据《证券日报》记者观察,2017年中,OPPO联手浙江卫视开了一场创新的演唱会式发布会,效果显著。2017年11月份的金立全面屏发布会也联手了深圳卫视,但与OPPO将产品卖点有技巧地内嵌到一场演唱会里不同,金立只是生硬地通过电视台直播了一场与平常无异的发布会。OPPO通过明星云集的演唱会直接触达目标受众–年轻人群,而金立的电视台直播是否能触达其主要消费群体,效果似乎并不明显。
如果说此前金立的明星代言冠名、综艺都有其效果值得投入,这场电视台发布会的砸钱对金立来说可谓并无必要。
遭遇挫折的金立,如果再次站起来,或许也会重新审视市场规律和自身战略。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