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iPhone的收入增长了14%,iPhoneX是苹果为iPhone十周年打造的巅峰之作

0 Comment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通讯业龙头公司高通上17日宣布裁员1231人,主要针对高阶主管,多数华人员工并未受到波及,大松一口气。
由于遣散费高达10个月薪水,华人王姓工程师本是自愿解雇,没想到竟遭上级驳回。
除了圣地亚哥总部外,高通也裁撤湾区269名员工,估计可省下10亿成本,从6月19日正式生效。
自高通并购案在总统特朗普否决破局后,圣地亚哥高通便开始拟定裁员计划,率先征求自愿者。华人王姓工程师认为资遣方案十分优渥,至少可有半年不用为水电房贷等费用发愁,又可专心准备其他公司面试,因此便提交申请,没想到所属部门人手不足,没想到竟遭上级驳回。
华人谢先生2017年早已听到消息,他的上级曾私下暗示,公司会裁撤高阶主管,包括部门、公民或绿卡身份、男性为主等等,每一项他都符合,因此放弃秋季升官加薪的机会,毅然决然的转换部门,暂保饭碗。他表示公司近年将前部门的工作量挪至中国,总部员工日渐清闲,在没事可做的情形下,人已走了一半,外传今年11月还会再一次人事精简。
另一位华人陈女士则认为自己运气好,她的先生刚好在其他州找到新工作,因此她赶上这波解雇列车,自愿被炒,拿了公司10万美元解雇金,五月份即将生效的股票仍可照领,还可把剩余的假期休完,下个月便可不必上班了。她说:“由于是遭到解雇,还能向社安局申请失业救济金,好到不能再好了。”
华人尹氏夫妇则都在高通上班,先生被炒鱿鱼后,太太也决定夫唱妇随,毫不犹豫的递件离职另谋出路。她说:“早就受不了高通的企业文化,工作没了再找就有,没有什么好灰心,况且英特尔也在圣地亚哥举办面试座谈会,相信很快又可以跟同事再做同事。”
微信讨论群的高通妈妈则在消息出炉后,纷纷上报自家状况,多数中国移民家庭安然无恙,另外拿H1-B工作签证和OPT实习身份,或是申请绿卡中的员工,也鲜少有人列入解雇名单。高通2016年曾因职场歧视女性遭控告且败诉,判赔1950万美元,也因此多数女员工未失去工作。

近一两个月内,不少知名媒体包括《彭博社》、《华尔街日本》和《日本经济新闻》等,大量报道苹果iPhoneX“销量差”、“令人失望”和“贵是原罪”等消息。然而,无论是苹果官方新发布的财报,还是IDC、StrategyAnalytics等专业调研机构的数据,均显示iPhoneX是今年第一季度最卖座的手机,即便定价999美元,依然成为了该季度销量最高的智能手机。
关键是,根据苹果第二财季报告,iPhone在第一季度销量为5220万部,仅增长了3%,但凭借iPhone带来的收入却突破了380亿美元,同比增长14%。很显然,这其中的主要驱动力就是iPhoneX。相比之下,全球智能手机市场都在萎缩,只有iPhoneX逆势热畅。现在问题来了,为什么iPhoneX卖得那么贵的情况下,还能如此成功呢?
供应链消息不能简单转化为销量惨淡的事实
在回答iPhoneX为何成功之前,先来说说“iPhoneX卖不动和销量差”,以及“价格太高实在是最大败笔”是如何被广泛流传的。
开头提到的那些知名财经媒体,为何那么轻易而草率地报道iPhoneX卖不出呢?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得到了某些小道消息,而获取小道消息的相关人士对苹果复杂的全球供应链知之甚少,不少仅凭借一些风吹草动的零部件订单就妄下结论。然而,苹果全球供应链的复杂性本身就难以被轻易解读。
今年1月份,《日经》率先报道称,他们通过某些渠道数据了解到,iPhoneX在假日购物季的销量“令人失望”。实际上,iPhoneX是该季度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紧随其后的是《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苹果“正在大幅削减iPhoneX的生产订单”,而这一迹象“表明需求低于预期”。但是,“订单削减”显然不能直接转化为“滞销”,也不能解释为“需求疲软”。
因为知名媒体的消息放出,大量iPhoneX销量差的印象被广泛传播,而且基本都用上了“削减订单”作为理由,认为iPhoneX太贵根本卖不出。话说回来,去年不是没有相同的例子,当时《日经》宣传苹果大幅削减了iPhone7的订单,但事实是iPhone7实现了新的增长,并且该季度为苹果带来了创纪录的营收数字。
其实每一代iPhone包括iPhone6s和iPhone5s,在苹果公布财报之前总是能听到iPhone失败卖不动的消息,可实际每一次都是单季度最畅销的机型,并且是单机型销量击败包含旗舰机和廉价机在内的所有机型。总之,苹果向供应链“削减订单”的消息,如果直接解释为“销量惨淡”,那么必然就是一种错误。
定价太高就一定等于卖不动?
在“iPhoneX销量差”被成为广泛印象之后,很多分析师开始为其找原因。大量分析师自信地认为,“iPhoneX卖999美元太高了,这是一个令人失望的定价,因为一般消费者不会考虑那么高价格的消费类电子产品”。当然了,很多分析师没有完全肯定iPhoneX失败,因为按照苹果的历史,高定价的产品往往能带来可持续的高利润率,营收不会太差。
不过,同样从苹果的历史来看,苹果真有不少定价很高却卖得非常好的产品,甚至升级转换率和客户满意度极高。那么,分析师为何坚持iPhoneX如果卖不动就铁定是定价问题呢?其实这也是基于电子产品定价的常规分析,例子还不少,例如微软Surface平板还有谷歌Pixel手机,虽然名气很高,但就是因为定价高而无法实现漂亮销售数字,为此厂商不仅没有赚到可观的利润,还可能因产品价值与定价不等而遭来负面评论,拉低满意度。
可苹果长期专注于高端产品线,定价向来是行业较高水平,依然有很多用户为其买单。多年前的iPod是这样的产品,第一代iPhone同样是高定价起售。要知道,最初第一代iPhone发布时,当时任职微软CEO的鲍尔默不停嘲笑苹果,认为苹果只善于提出和执行空想的观念,但将标价过高、性能不足的产品急躁地推向市场并不等于成功。
鲍尔默还说499和599美元的iPhone除了“苹果”这个牌子便一无是处,就是很普通的产品,其他厂商也能做而且价格更低,iPhone根本不太可能卖出一台。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iPhone不仅大卖,还改变了智能手机世界。相反,很多同领域的手机厂商想要整合苹果模式却失败了,包括微软自己的WindowsPhone手机,如今已接近销声匿迹。
说实话,iPhone售价999美元的情况在几年前就出现,并且买单的消费者真不少,这些机型是高储存容量的iPhone6、iPhone6s和iPhone7Plus,售价已在950美元以上。有意思的是,去年iPhoneX定价999美元的传闻出来时,很多分析却认为苹果不应该卖有史以来最贵的iPhone。
为何苹果敢于将iPhoneX卖那么高价钱?
其中的原因之一就在于消费者很少为高价Android手机买单。例如说,很少人会选择1000美元以上的三星,在苹果发布iPhone6和6Plus这一代机型之前,三星推出的旗机型价格就高于iPhone。然而,三星售价为700美元以上的顶配机型鲜有人问津,时至今日贡献三星手机销量的主力还是中低端的机型,所以三星手机的平均售价只能为维持在200美元左右。
与三星一样,很多国内外的手机厂商也希望能够挤进高端智能手机市场,但这些年成功的例子几乎没有,不少利润更薄达不到5%,手机均价始终维持在较低水平,甚至差点就倒闭关门。相反,iPhone的平均售价总是长期高于入门配置乞丐版的价格。
第二个原因在于,苹果善于提供新技术卖点吸引高端消费,例如早期iPhone4的设计,后面几代产品提供的Siri、TouchID、3DTouchID、双镜头人像模式、面容ID等等,这些你可能认为不怎样的卖点,却在行业内有着非一般的影响力,从而推动了新一代iPhone的销量,并引发大量厂商跟风。
当然了,按照库克的说法,这应该是对传递的价值收取合理的定价,而且是利用市场领先的“创新”来换取价值。就比如说TouchID,iPhone5s实现的时候指纹传感器零部件还比较贵,其他竞争对手还无法纳入高端机的竞争,所以这款机子有理由卖更高的价格。此后相同的情况还有双镜头模块、高端3D传感器、高性能CPU和GPU等。苹果通过领先高质量的零部件,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而消费者也愿意为高价的创新买单。
苹果虽然在谈判零部件成本时毫不留情,尽力将每一个零部件都压到最低价格,为的是赚取更高的利润,但这些零部件并非简单的来自供应商提供的通用方案,反而大多数都经过苹果专属定制并进行增强,苹果愿意将高端的零部件整合到一起,提供更卓越且暂时只有在iPhone上才有的体验。
另一个原因在于,高端手机不仅仅只能通过功能和规格堆砌而来。可以这么说,消费者之所以被高端iPhone所吸引,很大程度是因为消费者对iPhone自我使用体验之感。苹果iOS生态系统长期稳定的应用、服务、性能、拍照和安全等体验,综合起来最平衡也是消费者愿意花高价钱买iPhone的原因。
长期以来,大量科技博主总是迷恋于廉价机,并告诉大多数主流的用户,选择便宜够用的机型即可。不可否认,这些机型确实对不少消费者有帮助,但是伴随省钱而来的体验往往会碰到更大的问题。因此,科技博主也会说,一分钱一分货,花多少钱通常能买到多少钱的体验,而不是一味追求更便宜的机子。
对于大部分用户而言,iPhone是各方面综合体验最好的手机,相反一些价格便宜的机子,某一方面可能很擅长,但另一方面就勉勉强强或者相对糟糕了。苹果长期专注于打造综合体验最好的高端机子,因此高定价情况下消费者也心甘情愿为其买单,把利润给苹果。国内很多厂商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现在开始尝试“高价+优质”的产品,而不是专注于薄利多销,因为在低端市场上商品的差异化真很小,对利润增长并无帮助。
还有一个原因便是钟情“苹果”这个品牌。苹果不仅在开发方面精明,懂得提供让用户使用起来感到满意的功能,尤其是不需要别人帮助也能自我掌握的基本功能,而且苹果还善于自己的品牌营销,培养用户忠诚度。所以,很多用户只要曾经用过iPhone的用户,通常换机最好的选择就是再买一台新的iPhone。
很多iPhone消费者清楚地知道,基本上再买一台新的iPhone就是买到更好的产品了,因为这可能让自己获得更满意的体验。这也是日常生活中为何那么多人愿花高价购买高端品牌产品的原因,在衣、食、住、行各个领域,相信每一个消费者都有自己心有所属的品牌,信任且长期支持。
最后,可能是大家都认同的原因,即iPhone8太保守了。iPhoneX是苹果为iPhone十周年打造的巅峰之作,具有新颖的设计和功能。虽然iPhone8也提供了相同的处理器,但这款机子始终还是较为保守的作品,设计语言坚持三代不变,也没有面容ID和OLED等。iPhone8可能会是升级的实用之选,但不是苹果的顶级产品,消费者还是更愿意选择梦寐以求的iPhoneX。
iPhoneX也是手机,买就对了!
无论如何,现在购买一款手机,其实价钱对于很多消费者而言,虽然依然重要,但可能并非是最主要的。因为现在购买一款手机变得更加容易了,很多有利条件提升了消费者对手机的购买力。或许可以换种说法,手机是大家每天接触最多的消费电子产品,就好比大多数人对车的态度一样,买车尚不是压力,更何况是一款手机呢,为何不选择更心满意足的手机呢?
现在买车可以有很多有很多减轻经济负担的途径,买手机同样不例外,有运营商合约机,有苹果官方年年焕新,也有第三方大力分期免息促销,更有每逢购物节的超大减价优惠等等。考虑到iPhoneX是一款可能会用两年或更久的手机,很多消费者也能接受低价首付拿机即用的方式。
总之,999美元对于大多数消费者并非难以置信的昂贵,同时苹果也已经证明自己有能力维持好高端市场。所以,此前大量专家、分析师和科技博主警告iPhone价格太高的说法,或许现在反过来也可以解读为:那些一直梦想像苹果那样专注高端市场的手机厂商,在实际运作中失败了,根本没办法以同样的高价卖产品,从而陷入了无止境价格争夺战中。当然,同一个市场中,也需要不同的产品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

北京时间5月2日中午消息,CNBC的JoshLipton和JimCramer向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提及了苹果3月份的财报,而库克试图就此进行解读,来消除公众对iPhone销售情况的负面看法。
值得一提的是,他否认了那种“更长的升级周期会伤害苹果”的观点:
“从我的观点来看,重要的是iPhone的主动安装数现在仍然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并且这种增长依然在持续。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从概念的角度来看,有更多的新iPhone正在被激活、为用户所用,这一数额已经超过了不断被淘汰的老iPhone机型数量。而且这对我们来说真的很好,这也是上一季度我们的服务业务得以增长31%的原因之一。”库克说。
库克还指出,iPhoneX有史以来第一次实现了苹果最旗舰的iPhone实现了最高的销量。
下面是本次访谈的大致记录:
库克:我们有着史以来最好的第二季度表现。收入同比增长16%,每股收益同比增长30%。iPhone的收入增长了14%,服务部门营收增长了31%,而“其他产品”表项下的苹果手表、AirPods和家用pod等产品同比增长38%,这都驱动了收入的增长。所以,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季度。
iPhone受到了iPhoneX的强劲驱动。iPhoneX在本季度的每个星期都是最流行的iPhone,当然,在上个季度,它也是自推出以来每周都最受欢迎的iPhone。所以,iPhoneX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是自从我们将iPhone6和iPhone6Plus分开后,顶级型号iPhone也能首次登顶销量冠军宝座。这在历史上都是史无前例的。
服务营收,不仅仅刷新了历年第二季度的记录,更创下了我们历史上任何季度的记录。它的业务基础十分夯实广泛。我们的每个主要地区都增长了25%以上,并且我们拥有许多许多服务,这些服务无论是创造了历史记录的AppStore,还是iCloud,再到ApplePay或是AppleMusic等等方面,它们都表现得非常出色。所有这些服务都创下了历史纪录。本季度的付费订阅用户量在本季度末已经超过了2.7亿。这个数字超过了1亿——与同期相比超过了1亿。因此,我们目睹了服务业务的巨大转变,其中既包括我们自己的服务,也包括我们在iOSAppStore和AppStoreTV-O应用上销售的第三方服务。
如果你看看iPad,iPad连续第四个季度其销量和收入实现增长。我们在3月底宣布的新iPad和教育活动目前为止一直非常受欢迎,我们期待有大量的iPad会销往教育市场,销给更多的消费者们。
就地域而言,大中华地区的营收增长了21%,这是两年半来我们大中华地区所有过的最佳的增长率。所以我们非常自豪。
从现金回报的角度来看,我们在本季度回购了235亿美元的股票,这是我们历史上任何一个季度所做过的最大一笔交易,今天我们宣布,董事会已批准了1000亿美元的回购,股息增加16%,这是我们自2012年推出以来最大的股息增长。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季度。从预测的角度来看,我们估计第3财季,收入约为515亿美元至535亿美元。
还有任何问题?
JoshLipton:上次我们在看过第一季度的结果之后和蒂姆谈过话,你说过iPhoneX是最畅销的iPhone,这到现在仍然是真的吗?
库克:是的。
JoshLipton:这将如何改组——如何影响你们对于将来高端机型和低价机型间的看法?
库克:我认为有客户……市场对于智能手机来说需求非常大,它基本上是世界上大多数人的需求,所以你需要满足各种个人的需求。所以我们会延续今天这样的做法,从入门到顶级都能有一系列的苹果产品。
JoshLipton:iPhone的ASP在假期季度已升至796美元。我知道,就这个季度而言,华尔街预测的价位为742美元。看起来,iPhone的平均售价应该会锁定在728美元?
库克:如果你还记得,在上个季度的电话会议中,(苹果首席财务官卢卡·麦斯德利)在问答环节期间提到了这一点,当进入第二财季时,我们会降低iPhone的渠道库存。我们特别下调了180万套。我认为这比华尔街预期的要多得多。如果你看看我们下调的位置,我们其实是将其降低到了一个高位,我们预计到了这一点,并且我们在1月份告诉了每个人,这显然意味着你所提及的“729美元”的批发价其实要小于平均售价。
JoshLipton:让我从这个季度退后一个季度,蒂姆。这是一个我们在CNBC经常讨论的内容——消费者们使用单部iPhone的时间更长了。根据消费者情报研究合作伙伴公司(ConsumerIntelligenceResearchPartners)的数据,最近有一项调查显示,60%的用户持有iPhone两年或两年以上,而十二个月前这一比例为51%。这个周期延长对苹果业务的影响是什么?
库克:我认为升级周期在每个国家都有着不同的故事,因此某个国家的大多数人都会谈论本国的升级周期。如果你想到美国,那么美国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从传统的补贴模式——即人们只需支付199美元而不是599美元或699美元就可得到一部手机——转向了分期付款时,这其实延长了苹果产品在美国的更新周期。而这在一些国家是不存在的。而且,还有一些国家,它们从来没有传统的补贴,它总是直接以售价购买手机。所以,你在不同的国家会看到不同的故事,因此很难总体谈论它。
但从我的观点来看,重要的是iPhone的主动安装数一直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一直如此。那么这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从概念的角度来看,有更多的新款iPhone正在被激活、为用户所用,换新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旧机型淘汰的速度。这对我们来说非常好,这也是上一季度我们的服务业务营收得以增长31%的原因之一。我们已经好几个季度、很多季度都在讨论这个问题了,这样就能引起人们的关注,因为这非常重要。上个季度,我们的单季服务收入超过了90亿美元。
JoshLipton:至少在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和地区,虽然升级周期有所延长,但同样的消费者正在购买比以前更多的Apple产品和服务?这是一种看待它的方式吗?
库克:这意味着有更多的人会去购买.……是的,这也是真的,但它所意味的更大的一点是,更多的人拥有iPhone并正在使用它,这也意味着很多我们销售出去的iPhone——这是很多人都会忘记的一点——很多这些iPhone销售给了那些刚刚得到人生第一部智能手机的人,或是从其他牌子的智能手机转向iPhone的人。世界各地仍有相当数量的人是第一次购买智能手机。这对我们来说这似乎很奇怪,因为我们已经使用了它十年时间,但这对许多人来说并不奇怪。
JoshLipton:你谈到大中华区,你可以带我们了解一下中国大陆的需求趋势吗?
库克:是的,iPhoneX是上个季度中国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所以这是一个强有力的肯定——我认为,当我们拥有一部顶级机型时,它同时也是最流行的智能手机机型。中国市场的需求趋势就是:有21%的收入是由三个主要地区驱动的——当然了,iPhone销量正在增长。为了在整个大中华地区都能增加21%的收入,你必须要在iPhone这一方向上发展得很好。而且Mac也在不断增长,从中分一杯羹,服务业务也正在增长。上个季度的服务营收非常喜人。
JoshLipton:你是否看到任何美中两国贸易紧张升级所带来的影响?
库克:不,我不这么认为。我非常乐观。 JoshLipton:乐观?为什么,蒂姆?
库克:为什么呢,因为我认为中国和美国有这种不可避免的相互联系,只有中国获得好处,美国才能获得好处,如果美国获得好处了,中国才能获得好处,只有双方都获得好处,世界才能获得好处。我的意思非常简单。所以,如果你看看历史,它告诉我们,最开放和最多元化的国家做得最好。而那些封闭和最不多元的国家,它们做得最差。历史一次又一次地告诉我们这一点。我认为这两个国家都知道这一点。所以,我乐观。
JoshLipton:你认为苹果是否因为在中国的投资而与这些紧张局势绝缘?
库克:你要知道,永远别会说我们与任何东西绝缘。我们在中国做了很多事情,我们在那里有很大的业务,我们正在以100%的可再生能源来经营我们的公司,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件大事,甚至我们在这方面非常特立独行。我们也真的鼓励了超过150万名应用开发人员为iOS和AppStore编写应用程序,因此,我们在中国,有着从制造硬件到开发软体的所有专业人员,我认为我们已经成为整个社会的关键部分。
JoshLipton:服务,Tim。你计划在2018年为原创节目提供预算10亿美元。RBC估计,Netflix会达到20亿美元,而亚马逊会达到30亿美元。
库克:我们从未宣布10亿美元,这是谣传。所以我不打算评论我们的预算大小。
JoshLipton:那么让我问一下,你如何评价原创节目的成功?如果苹果公司在颁奖季中压根没被提到,这会不会让你感觉不爽?
库克:我们甚至还没有公布过它是什么。在我们宣布它后,你再问我不迟。
JimCramer:你批准了另外1000亿美元的。你剩下多少钱,所以你总共会买些什么?
库克:我们还剩下100亿美元,今天我们还宣布这100个亿将在本季度搞定,然后我们将着手那1000亿美元。
JimCramer:你们的服务业务订阅量增加了1亿,这相当了不起,你现在如何看待这一点?
库克:活跃的安装数已经超过13亿。我们在上一季度提到过,尽管本季度我们没有提供数字,但其实比上一季度还高,因此它在继续向上涨,同比上涨了两位数。所以你得到的就是:你有更多的服务可供客户选择,并且有更多的设备有待更多的客户购买。这基本上是服务收入背后的含义。
JimCramer:你想跟我谈谈《财富》杂志上榜公司吗?
库克:我们已经超过了《财富》100强,而我们所说的是与2016年我们的情况相比,到2020年我们会翻一番,这意味着我们每年至少会有480亿美元的服务业务。
JimCramer:你们的确推出了可穿戴设备,那么,可穿戴设备到底真的是一个划时代的推动者,还是仅仅是某个你引以为傲的玩意儿?
库克:我们的收入增长了近50%,这离不开苹果手表和AirPods的强大驱动。所以,这是苹果手表的又一个创纪录的季度,我们已经通过配备了移动蜂窝网络的苹果手表3系(AppleWatchSeries3)成功引起轰动,而且有更多的电信运营商开始在本季度接纳它,包括中国大陆。所以它做得非常好。我们确实说过——如果你回溯的话——我们已经是一家可穿戴领域的《财富》300强公司了。
JimCramer:关于顾客的满意度有什么想说的吗?
库克:iPhoneX的顾客满意度已经达到99%。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我们为此感到自豪。实际上,对于整个iPhoneX,iPhone8和iPhone8Plus的组合而言,它都是99%。
我们的以旧换新和换购做得非常好。
JimCramer:如果你看看你们的工作人员在美国和中国的分配情况,你们会发现自己在美国雇用了这么多人。
库克:是的,我们雇了很多人。中国那边的“苹果故事”的主人公是许许多多开发者们,虽然他们不是直接为苹果公司工作,但他们直接构成了AppStore的引擎。而苹果的硬件制造商合作伙伴里也有很多中国雇员。我们在中国有着可观的雇员数量,但是比起美国本土还是少一些。
JoshLipton:我们最近邀请了高通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来CNBC,他认为在当前情况下(译者注:苹果和高通近来的诉讼纠纷),你如果被公司免职,你可能会更倾向于和解。你意下如何?
库克:不幸的是,当你现在是一家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时,你会出于很多原因而被罢免,所以这不会诱使我去做哪些事情。我们从来不想参加这场官司,我们不情愿地卷入其中,因为我们别无选择。所以,如果他们开始承认自己的问题,我们也很乐意找到其他的解决方法。即便如此,我也不会从中发现任何喜悦,它只是能让我不那么不舒服。
注:克莱默的慈善信托拥有苹果的股份。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